种族歧视下的美国教育:亚裔老师倍感孤独,负担过重

大家好,欢迎来到锦鸿博客,我是博客的博主,在这里你将收获丰富的育儿知识,海量正面教材,孩子早教要从小抓起,为您分享大量育儿经验,下面开始我们的分享。

中国日报网1月20日电 美国教育行业媒体Edsurge1月16日发文,受不断加剧的种族歧视影响,美国亚裔基础教育从业者倍感孤独和负担过重。

倍感孤独

2021年3月17日,亚特兰大水疗中心枪击案发生后的第二天,纽约的高中教师利亚·维特开车去学校,坐在停车场里哭了起来。她告诉EdSurge :“我心想,‘我在整个学校都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维特是她所在地区为数不多的有色人种教育从业者之一。

许多教育工作者表示,他们是学校里唯一或为数不多的亚裔老师。这些老师中不止一人描述了他们如何获得亚裔学生信任,学生向他们透露欺凌和种族歧视事件。波士顿的一名男高中英语老师回忆说,他的亚裔学生们告诉他,班上其他同学对他们用含有种族歧视色彩的词汇进行辱骂,他们此前曾向学校行政部门反映过情况,但无果而终。于是,他和另一位亚裔老师支持这些学生,陪他们一起走到院长办公室,直接要个说法。

斯蒂芬妮·邱是纽约的一名教师,在亚特兰大水疗中心枪击案发生当天,她关注了她所在地区的教育工作者和工作人员在脸谱上的一个群组。她翻看帖子,想找人谈谈这起案子。她回忆说:“没有人发帖。”她希望看到教育工作者对亚裔学生的同情,或者是有关如何就这起案子展开对话的资源链接。她补充道:“没有人说什么,直到我发布了一些东西。”

负担过重

对一些有色人种教育从业者而言,他们推动多元化文化教育的努力遭到了抵制。

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位高中文学老师希望在讲授《独立宣言》课程时,补充上“1619项目”,以重新审视美国奴隶制的影响和美国黑人所做出的贡献。他惊讶地发现,领导不同意这个想法。

新泽西州的一名高中语言艺术老师,知道上级会阻止她,干脆直接去找校长,询问能否举行“亚裔及太平洋岛民美国人(AAPI)历史传统月”庆祝活动。

加州郊区的一名历史教师目睹了同事们的悲惨遭遇,这是“当权者不喜欢你所做的事情时”的报复。

以学生为本

亚裔基础教育工作者在承受新冠疫情和反亚裔暴力带来的悲伤和恐惧的同时,他们还肩负着帮助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少数族裔学生实现学习目的的任务。

一位高中英语教师说:”我们努力照顾自己,这样才能关心那些觉得自己不被关注的学生。这位英语教师回忆起有一次她要求见学校领导。亚特兰大水疗中心枪击案发生当天,部门里召开视频会议,没人提过这事。她和另外两名亚裔美国教师打开了麦克风。她坚称,她这样做是因为她需要被倾听,她补充说,她也需要向同事展示如何倾听亚裔美国学生的意见。

照顾好学生意味着照顾好老师。教育工作者在帮助学生们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损失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创伤,而此时教育工作者正感到筋疲力尽,离开这个行业的人数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学校存在心理健康危机,而且不仅仅是学生在经历这种危机。如果教育机构要发生真正的、有意义的变革,就必须把教师放在第一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