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时期的创伤经历对未来人际关系的影响有多大?

大家好,欢迎来到锦鸿博客,我是博客的博主,在这里你将收获丰富的育儿知识,海量正面教材,孩子早教要从小抓起,为您分享大量育儿经验,下面开始我们的分享。

思想家卡尔·马克思曾精辟地指出:“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在全球化、信息化高度发展的当今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程度远远超过了过去任何一个时代,人际问题早已不仅仅是影响个体身心健康的重要因素,还是可以引导社会变化的社会性问题。

学生群体,作为社会的栋梁祖国繁荣的后备力量,其发展与成才对整个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高中生更是一个特殊的学生群体,对高中生而言,人际关系的好坏直接影响到学习效率与生活质量,间接影响到人格塑造与社会适应。

因此,人际困扰是高中生心理健康教育工作中的重要研究内容。我国大量学者就对学生群体的心理健康问题给予了大量关注并开展积极的探索。

研究者考察了亲子关系、同伴关系对我国学生群体在焦虑、抑郁、恐惧等心理问题上存在的影响,并在小范围内进行了相应的干预,效果良好。

心理学家丁瓒也曾谈到:“在人类的心理需要的所有适应类型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是对人际关系的适应。因此,人际关系的适应不良很容易导致人类在心理方面的疾病”。

近年来,人际困扰已经成为导致高中生心理问题的主要原因,高中生因人际关系失调而影响心身健康、学习成绩,甚至自杀、伤人的事件屡见不鲜,人际关系困扰问题也是成为校园心理咨询中最常见的问题。

由人际困扰引发的危机事件,一方面给家庭和本人带来严重后果,另一方面也对社会的稳定与和谐造成影响。

面对社会发展对优化人口素质,提高教育质量的要求,研究高中生人际困扰的成因和特点,指导和帮助高中生克服人际困扰,为高中生人际困扰的预防和干预提供科学依据,具有相当迫切的现实需要。

高中生人际困扰作为普遍存在的现象,固然是由于身心变化、人际技巧缺乏、学业竞争等主客观原因所致,然而在现实的心理咨询过程中,人际困扰总是能追溯至不良童年经历上。

大量心理创伤的研究涉及到人际困扰,证明儿童期创伤经历对个体的不良影响将一直持续到成年,有儿童期创伤经历的成人显示了更多的人际困扰,但目前尚无研究直接对二者关系进行分析。

从儿童期创伤经历角度入手,尝试把校园心理健康工作与心理创伤干预结合起来,把对心理创伤的干预工作延伸到非应激环境或非临床范畴,对深化儿童期期创伤的研究工作具有一定的实践意义。

同时也能为学校心理工作者对进学生人际困扰的疏导和干预工作开拓新思路。

因而,研究拟通过运用问卷调查法、和个案干预的方法,了解高中生经历儿童期心理创伤和人际困扰的现状特点,初步探讨高中生人际困扰与儿童期创伤经历之间的联系,分析二者间的相关关系。

关于高中生儿童期心理创伤经历状况的分析

研究结果显示,高中生心理创伤各维度得分高低顺序为:躯体忽视,情感忽视,情感虐待,躯体虐待。

这可能是因为研究调查对象儿童时期所处的年代,正为社会经济发生巨大变化的时期,在城市中,女性开始和男性一样进入职场,在农村则大量劳动力外流,或将孩子留在老家交由父母照管,或选择托管、住校等方式。

因此,出现躯体上照顾不周、情感交流匮乏的的情况比较多。本研究的结果与宋瑞华,周晓东,李丁等人对单亲家庭儿童童年创伤的研究中得出的,情感虐待最严重躯体虐待次之的研究结果不一致,这是由于取样差异造成的。

说明普通儿童与单亲家庭儿童受到的童年创伤的类型和程度都有所差别,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本研究的构想:对待特殊群体和普通群体的童年创伤经验应当分别地加以研究,不能一概而论。

高中生人际困扰与儿童期心理创伤经历关系的分析

从总体上看,除了躯体忽视与交谈行为行为、交际交友的相关不显著外,儿童期心理创伤各维度及总分与人际困扰各维度及总分之间两两相关显著。

国内外研究一致认为,遭遇虐待与忽视的儿童常表现出较多的品行障碍注意障碍、多动症、破坏性行为,而这类行为在同伴中总是饱受排斥的。

累积地、长期地负性创伤经验通过塑造儿童的人格、认知、自我效能感等来影响其社会交往行为,有创伤经验的儿童在同伴关系中常表现出高攻击性和社会退缩。

攻击性对于生活在创伤环境儿童来说是一种自动发展出的具有自我保护意义的适应性策略,对于环境中任何有关伤害的刺激性线索都保持高度警惕并能够迅速攻击。对于小伙伴善意的接近报以愤怒和攻击,也可能是创伤经历导致其对社会交往产生恐惧。

这类儿童很容易遭受同伴的拒绝,以至于越来越深的陷入到孤立的处境中。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这种人际交往上的困难和孤立的状态可能会持续存在,从而影响儿童的人际关系,造成不同程度的人际困扰。

人际沟通是表达情感的重要渠道,亲子之间失败的人际沟通对子女人际交往能力有重要影响。

王英春研究了中学生人际交往能力的结构,发现母子沟通和父子信任可以分别预测交往动力和交往认知,母子沟通、父子信任和父子疏离感可以显著预测交往技能。

沟通的缺乏或错误的沟通,可能致使孩子感到不被爱、没价值。孩子在于父母沟通的过程中,感受到情感上的被伤害,从而影响了自身的自我价值感和人际互动模式,在成长过程中则表现为人际上的困扰。

在人际互动中,可能将别人的言行理解为伤害、冷落或歧视、抛弃。儿童对抚养者有天然的信任、依恋的情感,在受到情感虐待后,其情感和认知无法统合,陷入痛苦,影响到人格的健康发展,从而产生人际困扰。

总的说来,因儿童期创伤经历导致人际困扰的个体身上存在最大的问题是:缺乏自我价值感和正常的人际交往模式。自我价值感影响个体的自尊心、自信心,没有一定程度的自我价值感导致其在人际交往中难以正确地自我定位和客观地评价自己。

对于尚未有太多社会阅历和人情世故经验,而又处于青春期的高中生而言,在交往过程中几乎凭借“本能”、“直觉”进行交往,而这种人际交往的“本能”、直觉就是他(她)在儿童时期向抚养者习得的交往模式。

假如这一模式是扭曲或者残缺的,高中生可能在人际过程中形成错误的认知、不正确的人际态度、情绪反应、行为方式等,造成人际交往不顺畅,因而产生人际困扰。

创伤作用的机制是复杂的,不同类型、程度的童年创伤对个体的影响存在差异,但同样创伤和程度在个体身上的作用也可能千差万别。

一些研究报告了拥有儿童期创伤经历的个体显示出积极的创伤后成长,但另一些研究也显示了创伤对大脑情绪区域永久性的损伤。

建议与对策

研究的结果证实了儿童时期的创伤经历对高中生是否能在人际交往过程中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存在一定影响,这说明了儿童期创伤经历对个体的影响具有长期性。

目前,许多抚养者与儿童工作者对于儿童期创伤经历的认知仍停留在一个浅薄的水平上,对创伤的形成、其危害的严重性、长期性缺乏足够的认识,对于由创伤所致的人际困扰的干预更是所之甚少,因而也对其缺乏足够的重视。因此,研究建议:

首先,要广泛地普及儿童期创伤的概念、危害性、影响的长期性,引起儿童抚养者、儿童工作者对儿童成长的高度重视;并具备足够的辨识能力,了解哪些行为可能给儿童造成创伤体验,尽量在可控范围内避免这类行为的发生。

这就需要学术界在创伤及干预领域首先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政府、公益组织、媒体、社区、学校在普及人们对儿童创伤性经历的认识的过程中应当起到重要作用。

其次,目前已有许多简便有效的方法可用于干预心理创伤及其带来的其他心理问题,但拥有创伤经历的个体需要专业的心理干预工作者运用专业的心理辅导技术开展工作,这就要求每个学校根据学生人数配备一定数量的专业心理老师。

第三,校园心理工作者在对高中生人际困扰进行疏导的过程中,不仅要关注其年龄阶段、学习压力、生活环境带来的当下的困扰,也要关注其成长史中是否有带来创伤体验的经历,结合心理咨询与治疗的方法,从根本上给予适当、有效的辅导。

由于在高中生中人际困扰的检出率普遍较高,学校开展心理健康教育的过程中可专门针对这一现象开展团体辅导、人际交往技巧讲座等活动。

第四,我国高校目前已经普及了心理建档,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这一成果可在未来推广至高中校园,从“早发现,早预防”的角度对高中生存在的人际困扰及其它心理问题进行防控与干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