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用叙事分析的方式,探讨研究生职业认知和行为的职业同一性

大家好,欢迎来到锦鸿博客,我是博客的博主,在这里你将收获丰富的育儿知识,海量正面教材,孩子早教要从小抓起,为您分享大量育儿经验,下面开始我们的分享。

研究生教育是以培养适应社会发展需要的高层次人才为目标的高等教育体系,因此,如何培养和输送人才始终是国民教育体系关注的焦点。

然而,随着近年硕士研究生毕业人数逐年增加,该群体就业问题日益凸显,职业教育方面的缺失直接导致硕士生择业盲目、就业困难、缺乏职业常识等问题。

硕士生就业问题的凸显一方面归因于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和日益变化,使得硕士生在社会经济发展的“浪潮”里难以定位与适应。

另一方面源于硕士生“对自身能力与兴趣的认知偏差,不明白自己的兴趣是什么,不知道自己的能力能够完成什么样的工作,就业认知焦虑严重”的职业同一性问题。

埃里克森指出,“年轻人最感困扰的一般就是决定不了一种职业同一性。”埃里克森认为,职业同一性是指个体在“职业”方面其个性风格的一致性和连续性与个体有密切关系的人的一致性和连续性相符合这一事实的知觉。

职业同一性作为自我同一性在职业领域的具体应用,体现了个体对职业问题的兴趣和认识以及在该方面形成的连续性和一致性,它始终是一个成长性因素伴随个体的职业生涯发展。

硕士学习阶段处于舒伯生涯发展理论中职业生涯规划的关键期,而不少研究者探讨了“在校培养模式”“择业取向”“职业能力导向”“就业能力”“职业素质”“成就动机”等因素对硕士生职业生涯发展的重要影响和作用机制。

那么他们的职业同一性现状及发展特征对其职业生涯规划有着怎样的影响和作用?他们在经过将近20年求学生涯的奋斗后,对自己在职业方面的兴趣、能力和目标是否有一个相对清晰和稳定的认识?

尤其在发生一系列的人际际遇和重大的人生转折点后,硕士生的职业同一性其连续性和一致性受到何种影响或破坏?他们对未来职业角色的定位如何同时代的职业标准联系起来?

甚至是如何用“未来想从事的职业”或“现在正在从事的职业”来回答“我是谁”这个终极哲学问题?从心理层面出发,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可回到硕士生的“职业同一性”状态和发展这个问题。

面对上述生涯困境,硕士研究生的我思绪万千。作为一名读书爱好者,翻阅书籍间无不被个体的生命故事所动容;聆听讲座时叙事心理学的人文关怀触动情思;课堂讨论时老师神采飞扬的讲解更是贯彻心扉。

这些思想的洗礼将我渐渐引入叙事心理学的殿堂,在感叹学科奇特生命力的同时暗自思忖关于自己的生命故事。“路漫漫其修远兮”的求学历程中蕴含了太多的故事,有欢声笑语,有惆怅万千,有山,有树,有人。

一路走来的风景送我走进更高的学堂,在这花信年华里,倚栏杆,静思量自己欲往何方?望江水不知归处。好在学科的启迪和老师的指引让我找到了方向,让我明白在心理学领域中有一个名为“职业同一性”的专有名词。

我可以通过研究与我相同处境的硕士生,倾听生涯故事、互通职业忧思、对话职业叙事,从而解答我以及众多学子的困惑,我想,这是我选择通过叙事研究硕士生职业同一性的最初设想。

虽然埃里克森意义上的职业同一性是指青少年时期的重要发展任务,但是该任务的圆满完成是贯穿个体的整个生命发展周期,尤以青春期和青年期为甚。

并且弗洛伊德对个体正常生活“to love and to work”的著名论断表明,职业问题贯穿个体一生并扮演重要角色。

因此,学界对硕士生职业同一性现状及影响因素的分析研究已有先例,这对硕士生职业同一性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引导作用。

基于此,研究从硕士生职业同一性的根本内涵出发,采取叙事心理学视角对硕士生的纵向生命史展开分析,从而探究硕士生职业同一性的发展特征及影响因素,为解决硕士生的职业问题提供思路和指导。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教育经历建构了硕士生职业叙事的叙事结构与风格,是硕士生职业同一性的发展路径与社会因素相关的一大体现,这与医学专业大学生的职业同一性与其社会使命感有关的机制类似。

即硕士生职业叙事的教育背景是他们社会使命感的体现——社会需要我接受教育,我接受教育也是对社会负责,从而体现职业同一性形成的社会属性。

正是因为这份社会属性,使得硕士生教育经历的生涯叙事中,其职业同一性的目标发生了从童年期“科学家”到青春期“升学梦”的志业转变。是个体自我通过被社会期望因素同化而在人生志业上发生了转移,从而导致个体青春期职业同一性的早闭。

并且自我的缺失和社会支持力度过高使得个体在“升学梦”最大化的高考报志愿上体现出一知半解、稀里糊涂甚至不管不顾的特点。

就是在这样的“职业”愿景下,个体在大学时期进入自我逐渐浮现并进行职业探索的阶段——即使未进入理想院校和理想专业也使本科生活缤纷多彩、即使进入对数学有要求的计算机专业也努力学习。

不过如此之高的职业探索并未给他们带来高的职业承诺,即在成年早期前一阶段体现出职业同一性扩散的现象,这就解释了个体在大学毕业时表现出不同程度与形式的迷茫心态。

硕士生当初考研以寻求安全感与归属感的需要在其研究生阶段职业同一性的职业目标设定上也有所体现,其主要表现在对职业目标稳定、安全等较为保守的特征。

“人一生总是在希望着什么,这是贯穿他整个一生的特点”,或许,安全感才能不违背硕士生入校的初衷以及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存之道。

也就是这样的目标导向,影响了硕士生职业目标的概念化和实现,进而影响个体的职业同一性发展,这就为硕士生在职业同一性目标上对公务员和教师等体制安全的工作达到高承诺的状态做出解释。

虽然硕士生职业同一性的目标设定体现了安全稳定的特点,但这并不说明其职业目标遵循一成不变的规则。

而是在职业叙事价值观的背后蕴含动态的世界观,因为个体对社会的发展与变化难以掌控,这符合社会比较对中国研究生的职业选择确定性存在潜在的影响机制。

研究结果表明,硕士生对职业期待的灵活性和“边走边看”的职业心态解释了动态发展的世界观对个体的影响。并且,在职业灵活性上,动态的变化观与发展观造就了探索、承诺与反思维度的时空交互现象。

该现象是对VISA模型理论新的延伸,即虽然探索、承诺与反思维度出现在同一平面内,但它们内部暗含了动态的变化观与发展观。

这不仅体现在个体在当下探索与承诺的同时对反思保持开放的心态,还体现在对反思的心态反过来影响当下的探索与承诺。

通过分析个体生命脉络的叙事研究,职业灵活性影响职业同一性过程与结果的机制才被显现开来。

硕士生的职业同一性发展状态在其时间线上的阶段性特征,遵循人生发展阶段的渐成论原则,成年早期后一阶段职业同一性探索性悬宕伴获得的状态体现了个体正处于职业组织选择期和人生建立阶段的特征。

在空间上由于自我的缺失和他人与社会的凸显一方面会使个体的职业叙事在自我、他人与社会的宏观空间上造成职业同一性的碎片化特点,另一方面会使个体的自我本身在职业同一性内涵的微观维度上造成碎片化的特点。

因此,整体看来,有些硕士生在职业同一性的渐成之路上具有碎片化的特点。这为硕士生的职业同一性并不是从一而终和变化发展提供理解的思路。

硕士生职业同一性的不同状态以及发展特征的不同受到生命贵人和人生际遇的特殊影响。由于生命贵人和人生际遇可遇不可求的机遇与深刻,一旦发生,个体的职业同一性状态甚至生涯发展脉络就会改头换面。这符合职业同一性的控制论机制。

当个体接收到生命贵人和人生际遇的人际反馈时会被理解为一种自我感知,这时会使他们根据个体本身的职业同一性标准产生与生命贵人成功经历匹配的比较机制,反过来这个比较机制会影响个体职业同一性标准的建立。

因此,生命贵人和人生际遇这总的人际反馈对硕士生职业同一性状态的影响是从认知的层面上控制其职业同一性标准,从而此标准影响其职业同一性的行为,影响的过程中又会遇见新的人际反馈。

研究通过叙事分析的方法达到对硕士研究生职业同一性状态(是什么)、特征(怎么样)及影响因素(为什么)的分析。

正是这项实践研究,使研究者领会了萨宾“当我们理解某人时,我们就会理解他或她的故事;当一个人的故事晦涩难懂时,这个人就会被误解或难以理解。心理学家总是依赖故事,因为单凭故事,人类就能证明自己”的叙事心理学思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