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孩子送进“整天都在玩”的日本幼儿园,这位中国妈妈重新认识“

本文转自:外滩教育(ID:TBEducation)

作者:张楠

“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可能是全世界父母都少不了的执念。可是这起跑线,到底在哪儿呢?

生活在大连的90后妈妈大可,也不能免俗。

孩子小鹿一出生,她便感受到这种被时代裹挟的“卷”。自己就是从师范院校毕业的,身边很多同学都去做了老师,看他们整天疲于奔命的样子,大可的心里开始也犯嘀咕:

教育这么“卷”,老师们紧绷、自己也开始紧张,“都怕耽误孩子”;

另一方面,观察周围的家庭,孩子体验好、家长又放心的教育路线,从学校到兴趣班,往往都要大笔大笔的钱投入进去,“做父母压力好大”。

两年前,大可和先生商量,还是想要给孩子更好的童年,决定全家移居日本冲绳。

小鹿

虽说是为了逃避“内卷”,但一家子来到日本,却也不是两手一摊、“静待花开”了。孩子去哪里上幼儿园?报什么补习班?大可花的心思可也不比国内家长少。只是无论哪个选择,她都会根据孩子的个性和兴趣合理地做规划。

可以说,他们既反对“卷”,又并非“躺平”。

在大可的镜头里,刚刚5岁的小鹿,小小一只,却俨然已经表现出超乎同龄小朋友的自主意识和生活能力了:

有时兴高采烈地读汉字绘本,

有时自己攥着零花钱去便利店买小零食,

有时在空手道馆里踉跄着和小朋友们“交手”,

有时又自己在厨房里动手做起饭来……

由内而外地透着一股朝气和自信。

秋末冬初的一天清晨,大可把小鹿送去幼儿园后,和外滩君细细分享了她对孩子教育的看法,以及生活在冲绳这几年来的切实感受。

听完大可的分享,外滩君一个最深的感受是:与其说是日本宽松、独特的育儿氛围让她摆脱焦虑,倒不如说,在这里,他们一家重新认识到,真正的起跑线,还是“自驱”二字

日本幼儿园岁月静好

中国家长却很难不纠结

大可和先生动了去日本的念头,是在小鹿两岁时,当时身边有很多亲戚朋友的小孩在日本读幼儿园,都说体验不错。当中正好有个比小鹿大一岁的小朋友,“感受到了他们的喜悦”。

日本的幼儿教育在全球都很有名,在大连生活、又因为自己喜欢手作而时常关注日本,大可也早就有所耳闻。

然而听说是一回事,真正开始体验起来,却又是另一回事。来到日本第一年,还是有不少大可一家“没想到”的情况出现。

第一个没想到,就是幼儿园里,居然真的一丁点儿学科知识都不教。

幼儿园里的便当会

整个园里最多有些绘本,学校的教学计划中,完全没有数学、假名、绘画、音乐这些项目,更别说英语、奥数了。

硬件设施也都极为简单,很少看到“高大上”的现代化设备。至于小朋友们的玩具就更“简陋”了:硬纸皮、大小各异的包装箱、报纸、尼龙绳、木或竹制筷子……

8:15到校,老师先跟小朋友们说明这一天的任务,接着就是自由活动;

午饭前,老师领着小朋友们一起读绘本;

吃完午饭就出门遛弯儿,日本公园很多,老师几乎每天都要带小朋友去公园;

回来睡午觉、午觉后分个点心,再玩一会儿,就可以回家了。这时候也才16:00左右。

在家庭开放日上,大可有机会观察到小鹿在园里的一天。“我还问了一圈朋友,大家说都这样,玩一整天,没有上课的。”

幼儿园“社会见学”课,带小朋友到超市认识商品、了解价格。

不过另一方面,大可也确实看到日本教育的过人之处:小朋友们搬桌椅、擦桌子、洗手分饭,全程都井然有序。游戏间,也能看到孩子之间的关怀。老师独自一人组织起全部活动,也不见疲态,在一对一的家长会面时,也会细致具体地说出孩子的进步来。

这里要先做个简单科普,日本的幼儿园其实包括三种形式:

1. 保育园

本质上算是一种面向双职工家庭的福利设施。从出生2个月起就可以入园了。通常开放的时间也比较长,可以从早上七八点到晚上七八点,甚至也有24小时保育。

保育园顾名思义,以“保护和养育”为主,几乎没有任何学科内容的学习,哪怕是快上小学的孩子也都一样。

2. 幼稚园

这更像咱们国内真正意义上的幼儿园。满3岁才可以入学,不同的幼稚园会根据特色会有一些学习方面的设置,但是几乎所有的幼稚园都是吃完午饭就放学了。

3. 幼保连携型认定儿童园

但进入到小学后,两种园上来的孩子分化特别大,再加上不满足保育园入园条件(双亲都要工作)、又不到幼稚园入园年龄的“待机家庭”越来越多,所以日本政府又设立了一种新的形式,叫做“幼保连携型认定儿童园”。把幼稚园和保育园的功能结合在一起。

但总的来说,三种类型组成的日本幼儿园,整体都呈现出一种“重生活技能、轻学术知识”的定位。

幼儿园里的“交通指导会”

为小学独自上下学做准备

小鹿到日本时三岁半,按照日本的年龄划分,正好是小班年龄,虽说年龄和家庭情况都更符合幼稚园的入园条件,但毕竟孩子刚到新环境,语言不熟悉,自理能力也不太有信心。

“中国妈妈嘛,还是不放心。”大可坦陈道,单说午觉这一项,幼稚园没有午觉时间,各种行为习惯、时间表都要对标小学;而保育园和儿童园在大班之前还会让小朋友睡午觉,慢慢过渡到小学生的习惯要求。

综合家庭情况考虑,再加上日本儿童科的指导建议,大可最后帮小鹿选择了一所儿童园。

奈良双叶儿童园园长田中三千穂曾在亚洲幼教年会上介绍说,在日本做幼儿教育,基本是秉持着日本教育家仓桥物三的理念。

他认为,儿童可以自发成长。幼儿园的老师是像花园里面的修剪工人园丁一样。把地耕的很松软,然后把种子播下去,小心翼翼地把土盖上,盖到种子的上面,然后浇水灌溉,最后安静地等待种子的发芽。

而幼师的工作,则是要非常不慌不忙地、非常镇定地去观察孩子们,去看到孩子们的每一个时期,根据他的发展状况,给他相应的支持。

所以在授课内容上,日本政府并未做出具体要求,反而更强调培养孩子的基本能力,比如讲文明懂礼貌、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尊重自然尊重食物、保护环境、团队合作等等。

对于习惯了帮孩子从小规划“抢跑”、“提前学”的中国家长看起来,这实在是有些“慢”得离谱。

“说真的,可能日本社会阶层固化比较严重,普通人不太有读书改变命运的概念,但是我们中国家长,面对这样的‘快乐教育’,很难不纠结。”大可说。

再看看黑板上老师的评价就更迷惑了,“A小朋友鞋子放得最好、B小朋友整理物品表现最好、C小朋友擦地板最好、D小朋友中午分饭协助最好……”

重视行为和兴趣

学习不着急

就在上周,世界杯小组赛上,日本队2:1“爆冷”击败德国后,国际足联发出一张日本队更衣室的照片,赞叹不已:“继日本球迷自觉清理看台上留下的垃圾之后,日本队在离开体育场的时候,同样让他们的更衣室变得一尘不染。”

从照片中看,日本队更衣室,的确干净整洁到令人叹服,椅子上和柜子里的衣服都被清空、放在更衣室中间的桌子上,叠得整整齐齐。

这种国民意识的深入人心,在中国家长看来,甚至有些不可思议。“毕竟中国孩子,养育起来比较娇贵,还是希望他被照顾好。”刚开始,大可也有些无法适应。

而日本的教育理念里,家长认为培养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要从一点一滴做起,从而锻炼孩子的责任感和吃苦能力。

在幼儿教育阶段,这种被视作“自理能力”的实践动手、生活技能更是被置于教育中最首要的位置。

有个特别典型的例子,就是送孩子上学。

在日本上学,小朋友上学需要的东西很多,光是包就大大小小的一堆,书包、装毛毯的包、装餐具的包、餐具盒、装衣服的包、装备换衣服的包、装换下来衣服的包、装鞋子的包……而这些东西都要小朋友自己整理自己带,没有家长给拎包的。

每天上学,孩子都要自己装备齐全

为了刻意练习,日本幼儿园还做了许多设计。

比如小朋友在园里玩累了出汗了,需要自己换衣服;

午饭时间,小朋友要自己分饭,老师并不会帮忙;

在教室里玩闹或是画画留下的一片“狼籍”,也需要小朋友自己整理。

“就连抹布都要每个小朋友自己从家里带,用完小朋友A的,再用小朋友B的。”大可无奈笑笑说。

在这种教育模式下,小鹿的生活技能和自理能力确实得到了显著提升。回家以后也变化很大,让大可这个做妈妈的也刮目相看。“各种毛巾、衣服,叠得特别立整。还特别喜欢做饭!”

在幼儿园,老师会带小朋友做一些简单食物

小鹿喜欢做饭这事儿,真是到了让大可有点哭笑不得的程度。

最早到日本,大可也没落趟,给小鹿报了补习班,一个日语班,一个游泳班。结果,上日语课睡觉,游泳课又有一阵皮肤过敏,眼看着小鹿天天一回家就嚷嚷着做饭,大可笑说,“是不是该送去新东方啊?”

站在小板凳上也要坚持做饭

大家可能都听过这么一个段子——

问:孩子4岁,英语词汇量只有1500左右,是不是不太够?

答:在美国肯定够了,在海淀肯定不够。

这种对比,可能还不如小鹿的情况“紧急”,小鹿今年5岁,现在认识的汉字可能只有一百多个,但是国内同龄的小朋友可能已经一千左右了。

真要比较一番,如何不焦虑?可是再提起来,大可却无比坦然,“这种比较其实没什么意义。”

“我看到很多小朋友在学抓虫子,就是为孩子开心。还有忍者课,这有什么用?能隐身吗?”在这种氛围里她并不觉得有必要在某个时间节点去追一个同龄人的平均值。

她还是希望,用慢慢引导的方式,让小鹿去体会识字的乐趣。

可能是周围大环境如此,“有用”可能只是诸多考虑因素之一,甚至都不是最重要的一个。

也可能是日本幼儿教育的理念让大可重新认识到,所谓为一生做准备的幼儿教育,本就不应该局限在书本知识上。

大可去给小鹿报班游泳时,还曾担心孩子会不会太小,不料教练不以为意,“只要不穿尿不湿,就可以学了。”

撕开“起跑线”

我们一起慢慢走

细数起来,到日本后,大可需要自己陪娃的时间更多,没有家里老人帮忙,从接送上下学到假期安排,全都亲自上阵。然而大可却说,“来日本是为了儿子,但我其实也是直接受益人。

大可喜欢手作,到了日本,事业也有了更多探索和发展的可能性。相比于之前的生活,在冲绳,少了很多快节奏却无意义的奔忙,少了很多与他人的比较和对照,但多了许多品味、享受生活的时光。

日常带娃看展

而当她松弛下来,孩子也自然有了正常成长的节奏。作为妈妈,大可能够以更加平和的心态去看待孩子,“我喜欢这里的孩子能为自己喜欢的事努力,有时间、有耐心,还有家长的陪伴。”

她明显感受到,在国内外两种带娃方式的不同。在国内,无论大小事,妈妈难免紧绷,规划路线、出门要带够东西、路上要小心安全、陪娃上兴趣课,也要被周围妈妈裹挟着焦虑……但在冲绳,大可第一次觉得,就算是自己带娃,也没有那么累。

“比如带孩子去海边玩。他跟他的朋友玩,我就做自己的事儿,不用一直盯着他,也不用怕他走丢。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非常松弛。”

前段时间,有个刚从国内过去的妈妈,看到小鹿学完游泳课跟妈妈说了一声,就跟游泳班上的一个小哥哥去他家里玩了,很是意外。

一来,不理解大可怎么放心让孩子跟别人走,二来也想不通,那位小哥哥的家长怎么敢把别人家的孩子带回家。

“可能是刚到日本,她也是好心担心,但这种现象其实非常普遍。”大可说,在这里,妈妈们经常互相帮忙,没有人会把这件事看得胆战心惊。

况且,小朋友们自小就在被培养求生意识、自理能力,他们也有一定的能力照顾自己,不需要“金贵”的养护着。

大可常玩笑说小鹿又名“撒手没”,出去玩经常看不见人,远远的拍上一张照片,“不知儿在何方”。

“不知儿在何方”的日常

小鹿经常去朋友家玩,有一次去之前,甚至还自己动手给好朋友做了花卷。

另一方面,经济压力小,也直接提升了生活幸福指数。

就拿给孩子报兴趣班来说,小鹿现在有两个兴趣班,一个游泳,一个空手道。空手道课每天一小时,每周4天,一个月下来,至少16节课,总花费大概7000日元左右,折合人民币才不到400块。“都是月缴费,也不存在一次续费很久的情况。”

选择空手道,也是因为在冲绳这个发源地,顺势而为地加上一个兴趣班,继续加强体育锻炼。小鹿的教练,还是曾经在世界赛事上拿过奖的专业选手。

而且,“这里自然环境特别好,儿童设施也特别完备。孩子自己就很享受。”大可说,有很多免费的大公园,公园的沙地上还会有一个小桶、一些挖沙子的玩具,小鹿一玩儿就是一整天。

大量的户外时间,让小鹿从“奶油色”变成了“小麦色”,用大可的话说,已经“黑到换色号了”。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小鹿的身板儿皮实了,性格也变得坚强起来。小小年纪的他,有时候在妈妈喊累时,还会反过来给妈妈打气,“每个人都要努力啊!”

可能是受到了儿子的激励,大可最近正在帮小鹿准备明年9月的幼升小考试,希望进入当地一所不错的双语小学。“他学英语目前进展还不错,我也想试试看,能不能打开更多的可能性。”

只是这样,是和当初逃离“内卷”的初衷背道而驰了吗?大可说,有很多朋友都有这样的误解,“内卷”和“躺平”仿佛只能二选一,但是当孩子走出自己的节奏,其实成长远比这两条轨道广阔得多。

读书可以只为改变命运,但更可以为了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只要他喜欢,以后去做厨师也很好啊!”

End.

-Bonnie读书会-

寒假来临,阅读第一在1月18日特意安排了一场“寒假自推攻略”直播活动,由Bonnie分享寒假必做的防滑坡秘籍,家长们千万不要错过!

寒假自推攻略

时间:1月18日19:30-21:30

主题:

从多语种学习、海外私校和大学备考到防假期滑坡:适合不同年龄和水平的孩子的优质学习资源有哪些?

适合人群:家有3-18岁孩子的家长

内容:

· 不同年龄、不同国际课程体系的孩子如何寒假防滑坡?

· 备考英美私校和大学,哪些自学系统是性价比、含金量高?

· 提升孩子创意和学术英文写作能力,哪些学习系统效果好?

· 新年新起点,中小学生如何自鸡英文阅读?

· 从零起步学英文和二外,有哪些优质资源?

外滩教育(ID:TBEducation)中国K12国际教育领先媒体,并系列化提供面向中小学生的核心素养优质在线课程。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