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她生二胎拒做产检想省钱,孕23周的B超结果却让她追悔莫及

大家好,欢迎来到锦鸿博客,我是博客的博主,在这里你将收获丰富的育儿知识,海量正面教材,孩子早教要从小抓起,为您分享大量育儿经验,下面开始我们的分享。

1

孕妇慢慢马上要面对孕23周的大排畸检查了。

每一个准妈妈在孕期都是“玻璃心”,纵然冷静坚强如慢慢,作为孕后的第一次大型筛查,说不紧张也是假的。

去医院前一天,她还是没忍住给闺蜜兼产科医生林思琪发了微信:

“你说,大排畸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从医学的角度来讲,在看到B超结果之前我啥承诺也给不了你。但是从玄学的角度来讲,你之前NT和DNA无创结果都是正常的,所以你放平心态就好啦,老天会保佑天使宝宝顺利和你见面的。”林思琪发来一个“躺平”的动态表情。

“这家伙约等于啥也没说。”丈夫木子阳看着手机屏幕,说出了慢慢的心里话。

他拍着慢慢的肩膀,安慰她:“你放轻松啦,咱们婚检孕前检查都一切正常,NT结果也正常,自费的DNA无创和耳聋基因筛查也都过了,说明咱俩是得天独厚的优生优育条件,不会出问题的。你多喝水,早休息,明早尿检别再查出来酮体高才是正经事,要不然林思琪非得说我虐待你。”

他轻轻推搡着慢慢往餐桌走,“快把牛奶喝了早点睡觉吧,明天去医院要赶早呢。”

可是慢慢睡不着,虽然林思琪和木子阳都在极力安慰她,但她还是会莫名地担忧。

她在黑暗中翻来覆去,和内心的紧张感较着劲。

上个月,她的同事刚刚无征兆地胎停了——前一天还好好的,拉着慢慢咨询各种孕早期的注意事项,第二天去医院做早孕检查,突然就被告知胎儿没有胎心了。

同事病假回来和她说话时的那种悲伤和无助,深深地刻在了慢慢的脑子里。

虽然慢慢在内心不停地安慰自己:我已经过了胎停最高发的孕早期,我前期的检查一切正常,我的宝宝已经有能感知到的胎动……但是内心无法抑制的紧张感,还是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就医的时候。

就在她拿着B超单结果,坐在候诊的条凳上一条一条对照上网查询相关资料的时候,正在诊室给其他患者看诊的林思琪抽空给她发来了一条微信。

“我知道你在干什么。水‘一百度’会开,人一百度会死,把手机给我放下!老老实实排队等我给你看诊,别胡思乱想。”

慢慢差点把手里的手机扔出去。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安监摄像头,内心怀疑林思琪的工作电脑是不是直接绑定了医院大厅的监控系统。

排队的时间总是漫长的,慢慢百无聊赖地看着小说。好不容易听到林思琪的声音隔着门帘在喊自己的号码,慢慢刚起身,却被一个横冲直撞的身影使劲顶了一下肩膀。

慢慢赶紧扶着墙站稳,有点不高兴地抬起头,这才看清对方也是个挺着肚子的孕妇。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走得有点着急了。”对方双手合十,忙不迭地说出了一串道歉,越过慢慢就想要进入诊室。

“那您好歹排一下队吧?”慢慢拉住她。

对方却没止住往诊室里冲的脚步,只是侧过头再次说出了一串的“对不起”。

“我这结果有点问题,B超室让抓紧给门诊大夫看一眼,您让我先去吧,我谢谢您了。”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口音,神色的确有几分掩不住的慌张,让慢慢一下子心软下来。她赶紧松开手,点点头让对方先进入了诊室。

2

林思琪隔着门帘听到了门外的对话。她接过秀琴递过来的B超单,用宽慰的语调对她道:“先坐下,我看看。”

秀琴做的是23周的大排畸,B超结果显示胎儿鼻骨缺失,耳位偏低,建议进行更加详细的检查。

林思琪皱了皱眉,一边看着单子上的各项数据一边向秀琴伸出了手:“病历给我,我看一下之前NT和唐筛的结果。”

秀琴将她的门诊病历本递过来,林思琪无奈笑了——这位准妈妈一定是急糊涂了:“我说的是您的产科病历,建档之后每次问诊要带的那一沓产检化验结果和诊断明细。”

“没有病历。”秀琴很淡定地摇头。

“没有病历?”林思琪懵了一下,这才扭头去电脑屏幕上看她的就诊记录。看着除了早孕期的孕酮检查外,就诊记录空空如也,林思琪再次愣住了:“你之前一直没做产检吗?”

秀琴点点头。她理所当然的淡定态度让见过上千患者的林思琪也有一瞬间的惊讶,不由地问:“为什么呀?”

秀琴有点不好意思,言语之间却又有几分得意:“大夫,我都是二胎了。之前生老大的时候啥也不懂,大夫让做啥检查就做啥,那些什么基因什么检查做了大堆,花了好几千块钱,都显示正常,闺女生下来也的确挺健康的。

“这回怀老二,我们家里人商量了一下,这人的基因又不会变,做了第一回就不用做第二回了,花那个冤枉钱做啥?就把大排畸做了,检查检查孩子胳膊腿都长得正常就行。先不说这个了,大夫您快给我看看,这单子结果啥意思,孩子有啥问题么?”

“你还挺懂行,还知道起码得做大排畸。”隔着口罩,秀琴看不见林思琪的苦笑。林思琪拿起电话,翻出秀琴上一位门诊大夫的电话,“因为你没有就诊记录,我得联系一下你上一位看诊大夫了解一下情况,请你坐这儿等我两分钟。”

说完,掀开门帘转身走了出去。

慢慢坐在门口,看着林思琪苦着一张脸从诊室走出来,不由地向她投去了探寻的目光。林思琪对她摇摇头,听着电话走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

“孙姐,你还记得前天有个叫王秀琴的产妇么。没建档没有产检记录那个,我看是你给开的B超检测单。”林思琪问。

“记得。”电话那头传来一声长叹,“这个孕妇,我一猜你就得联系我。”

“她什么情况啊?没有在我们医院建档,之前也没有任何产前筛查记录,怎么能直接给她开B超检测单呢?”林思琪的语气有点不太高兴。

电话那头的孙大夫听起来比她还郁闷:“你以为我想啊?人家正了八经地挂了产科门诊的号,说自己23周了,点名要做大排畸,让我给开B超单子。

”我苦口婆心地劝了半天,让她去建档,让她规范产检,起码把孕中期和孕晚期的检查项目都做了。

“人家呢?说自己一胎闺女就是在我们医院生的,对这一套检查门儿清,之前一胎的时候什么基因检测的钱都花过了,二胎绝对不再花这冤枉钱,我要是不给她开B超单子,她就投诉我们医院。你说我能咋办?”

林思琪一时语塞。

孙大夫吐完苦水,语气平和了一些:“她大排畸结果有什么问题么?”

林思琪有点无奈地用手扶额,声音也低了一点:“胎儿特殊面容:鼻骨缺失,耳位偏低。”

电话那头的孙大夫也沉默了——作为产科大夫,她们都清楚这其中的可能性是什么。

3

掀开门帘之前,林思琪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过往的经验让她清楚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王秀琴对待产检的态度,和她的B超结果一样不好处理。

她走进诊室。秀琴目光殷殷地盯着林思琪:“大夫,孩子到底怎么样?”

林思琪拿起B超单子,指着上面的几行字,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对她说:“B超显示胎儿鼻骨缺失,耳位偏低。这种特殊面容,意味着胎儿存在唐氏综合征的可能。考虑你已经超过35岁,以及之前的产检记录缺乏,我建议你做一个羊水穿刺,我们再看一下结果。”

秀琴一下子怔住:“唐氏综合征?还要抽羊水,抽羊水是测啥呢?”

“羊水穿刺用作唐氏筛查的准确率在99%,是目前准确率相对最高的唐氏筛查。同时羊穿可以全面检测约240种基因组病和染色体病。胎儿现在这种情况,只有羊水穿刺检测能够给一个相对准确的结果。”林思琪耐心地解释着。

“基因……染色体……”秀琴自顾自地叨念着,似乎在回忆什么,她猛地抬起头,“不对啊大夫,这事不对!我一胎的时候做过唐筛,而且当时的大夫还特地跟我说,普通唐筛准确率低,让我自费做了一个什么DNA,1500多块钱。

”我当时啥也不懂,我就信了,做了之后说我基因一切正常。那这大活人基因又不会变,现在怎么又说我的孩子可能有什么基因病、染色体病呢?再说我们家从来没有这种遗传病,这说不通啊!”

林思琪依旧保持着耐心:“这跟你一胎检测结果不是必然联系。女性生育年龄越大,卵巢功能下降、染色体异常的几率上升,包括服用过某些致畸药物,都有可能产生唐氏胎儿。现在既然有这种指征,做进一步检查才是要紧的事,你说对吗?”

秀琴还在犹豫:“那……那做个羊水穿刺,多少钱呢?”

“5000多吧。”林思琪回忆了一下,“具体金额是多少,到时候分诊台充值的时候会告诉你。”

听到金额,秀琴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我们隔壁在老家县城生个孩子一共才花了4000多,这咋在北京做个检查都这么贵呢?大夫你说存不存在一种可能,这B超没拍清楚?我再让大夫给我拍一次行不行?”

林思琪叹了一口气:“实话实说,存在这种可能性,有可能的确是孩子鼻骨发育慢没有被拍到,但是可能性比较低,因为B超结果不止有鼻骨这一个指征,重复做B超没有什么意义。唐氏综合征不是小病,你得为肚子里宝宝的健康考虑吧?”

见秀琴还在支吾,她缓了缓语气,“你家属来了么?要不你联系一下家属,商量一下再做决定也是可以的。”

秀琴沉默地点点头,拿着自己的病历本往外走。掀开门帘的瞬间,她似乎又想起什么,扭头问林思琪:“大夫,如果检查完是唐氏综合征,这个要怎么处理?”

“从优生优育的角度来讲,我们是建议停止妊娠。你现在已经23周,如果立即做检查,结果最快的话也是等25周左右了,可能会需要引产。当然,我们的所有决定都是在产妇本人和家庭同意的前提下,所以你先别慌,和家属好好商量一下再回来找我,好吗?”

秀琴点点头,掀开门帘走了。

4

突如其来的诊断结果让秀琴的脑子有一点发懵。二十一三体、唐氏综合征、基因疾病、羊水穿刺……各种陌生而又冰冷的词汇交错回荡在她的脑海里,让她莫名的恐惧。

恐惧之后,又是深深的愤怒。

为什么偏偏会是她的孩子有问题?为什么大夫不愿意再给仔细查一次?为什么现在的医院动不动就让人去做检查,而这些检查的费用远远超出他们底层老百姓能承受的范围?那个年轻的大夫,为什么就不能理解理解她?

各种情绪充斥在秀琴的脑海里,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医院大门外。秀琴“啊呀”了一声,这才想起来林思琪是让她出来联系家属的,赶忙掏出手机想要给丈夫老姜打电话。

不远处一个带着遮阳帽的中年妇女适时地凑了上来:“您好,宝宝五维拍摄了解一下吗?现在特惠活动,套餐价格399起,赠送五维视频和高清底片。”一边说着,一边将宣传单殷勤地递到了秀琴手上。

“五维视频是啥?”秀琴还没从刚才林思琪的话中缓过来,又遇到了一个陌生的新名词,不由好奇地问。

见秀琴有兴趣,对方赶忙凑上来介绍:“就跟您在医院做的B超很像,同样是用多普勒检测仪拍出来的。只不过,我们这边是专业的医师一对一服务,捕捉宝宝的所有细节,您可以全程在屏幕上观看。”

她压低了声音,“包括宝宝的性别也是可以提前知道的。我们会根据您的要求,保存宝宝的面部细节、小手小脚、一些可爱动作的照片,并且如果您买399以上的套餐的话,还会有视频赠送,您可以保留宝宝在妈妈肚子里的一些神奇瞬间。”她指着宣传单上的套餐简介,对秀琴说。

秀琴的眼睛瞪大了:“你是说,孩子脸上的细节都能拍到?”

“能啊,”对方信心满满,“就跟您在医院拍的一样。只不过医院就给您一个B超检测单,拍得也匆忙没有什么美感;我们这边会有医师耐心进行检测和截图,您也可以在屏幕上看着,觉得宝宝哪一个瞬间可爱,直接给您保存,并且送电子版的高清照片,一共才几百块钱,做个孩子出生前的纪念多好啊!”

“一共才几百块钱,能看清孩子的脸,胳膊腿细节也都能看到……”秀琴在内心嘀咕着,甚至没有听见对方后面在继续说些什么。

她忽然有了主意,把宣传单仔细地塞进了提包,和那个中年妇女道了声“谢谢”便大步走回了医院。

她在诊室外叩门的时候,林思琪正在看慢慢的大排畸结果。林思琪喊了一声“请进”,秀琴推门进来,对着正在问诊的慢慢略显歉意地颔首。慢慢认出她是刚才那个说检测结果有问题的孕妇,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秀琴很果断地对林思琪开口:“大夫,我和家属沟通过了,那个羊水穿刺我们不做了。”

林思琪没猜到是这个结果。

她抿着嘴思索了几秒钟,开始在键盘上敲字:“这样,我还是把单子给你开了吧。我的建议还是希望你做一个羊穿检测,也为了肚子里宝宝的万全着想。

开单子只要没缴费预约都是不花钱的,你们回去再商量商量,如果觉得需要做,拿着单子来B超分诊台预约就行,省得还得再挂一次门诊号。行吗?”最后一句话,她的语气已经近乎在商量。

秀琴反而比她看起来还要放松,点点头,接过打印的单子,说了声“谢谢大夫”就扭头离开了。

5

慢慢感受到林思琪在秀琴决定不做羊穿后的情绪变化,不由小心翼翼地问她:“什么情况?”

确认门已经关上之后,林思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孕妇是个二胎妈妈。因为之前生过一个了,觉得自己轻车熟路,怀孕之后除了大排畸以外的产检一律不做。今天她的大排畸B超显示胎儿特殊面容,怀疑是唐氏宝宝,我劝她做个羊水穿刺,她不愿意。”

“为什么啊?”慢慢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她说她一胎做过DNA无创,查过基因了。人这辈子基因从生下来就是固定了的,再做基因筛查是想骗她的钱。她觉得是我们的B超大夫没给好好拍,她的孩子可能没问题……”林思琪用手扶住了隐隐作痛的脑袋。

慢慢也无奈:“我看她那个样子,应该有五六个月了吧,这个阶段是不是如果查出来是唐氏宝宝,就得引产了?”

林思琪点点头。

“那的确是个很难做的决定吧,”慢慢有点同情秀琴,“而且我看她的打扮,应该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肯定会把费用看得更重一些。”

“的确是个很难的决定,”林思琪陷入了回忆,“我从毕业到现在,算上她一共经手过三个唐氏胎儿。

“前两个妈妈最终都同意引产了,我跟踪过她们的情况:一个调理了一年之后重新怀孕,在我们院生了一个健康的女儿;另一个内心一直走不出来,大概有三年了吧,到现在一直没有再怀孕。

”所以这个决定对于孕妇的心理影响千人千面,不管怎样,终究都是心里的一道疤。

“我的老师说,她那个年代产检不完善,孩子出生后才发现是唐氏的概率更高,她接生过好几个唐氏儿,状况好的,甚至能独立完成基本的日常沟通;状况不好的,会有暴躁倾向,对照顾自己的父母都拳脚相向。

“在过去那种医疗条件不发达、周围人整体素质也没上去的时代,一个唐氏儿的家庭,有时候就是一整个悲惨世界。所以唐氏胎儿究竟要不要留,这个决定虽然难,但是父母必须得做,而且要早做。”

她抿着嘴摇了摇头,似乎想要沉重测情绪从脑中甩出去。稳了稳神,她又重新拿起了慢慢的B超结果:“绝大部分的指标都正常。宝宝有轻微的肾盂分离,不过数值很低,目前看持续观察就好,四周之后再做一次B超复查,你不用太过紧张。遇到什么事给我发微信,相信大夫,别自己上网乱百度。”

慢慢撇撇嘴。

“这外面排队的孕妇还不少呢,我不跟你说了,早点回家歇着吧。”林思琪习惯性地拍了拍慢慢的肩膀,“让木子阳给你多做点好吃的,太瘦了。”

慢慢收好病历,跟林思琪道了别,开车离开了医院。晚上吃饭的时候,她在餐桌上和木子阳聊起白天在医院的经历,木子阳不禁啧啧:“你说这个孕妇这不是傻么,省钱不是这么个省法。这个羊穿要是不做,真的生下来一个唐氏宝宝,以他们的家庭条件,那岂不是大人和孩子后半生都遭罪?”

慢慢迟疑:“可是做大排畸的时候宝宝都已经五个多月了,在妈妈的肚子里已经有非常明显的胎动。ta已经是个有大脑、有四肢、有听力、会对外界做出反应的小生命了,不再是个简单的细胞。如果现在被告知这个宝宝有基因缺陷,我觉得绝大多数的妈妈都接受不了吧。”

“接受得了和接受不了是一回事,对自己和孩子都负责是另外一回事。不能因为一时的心软,而让孩子一生都活在疾病的阴影之下吧?你之前做志愿者的那家公益机构不就是收容唐氏儿的么,你是见过那些孩子的真实状况的。

我相信,99%唐宝的父母都会用一生去爱护他们,可是当父母离开之后呢,这些孩子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要怎么办?我不认为一时心软是为人父母负责任的表现。”木子阳很坚持。

慢慢咬着嘴唇:“可是男性天生就是爱从‘道理’入手,女性天生就会更多的思考‘感情’。大多数的妈妈都会认为:上天既然将这个天使宝宝赐给了我,我就应该尊重ta活下来的权利。难道每个人的生命是否应该终结,不是理应由ta自己做决定么?”

木子阳不认同地摇头:“但是基因缺陷本来就是父母无意间带给孩子的,不管是先天的还是年龄、药物影响,父母的责任都不应该让孩子用一生来承担这个代价。这和孩子出生后因为疾病或者意外落下残疾不是一个概念。在那种情况之下,孩子的生命才应该由ta自己做决定。”

慢慢还在纠结:“可是你怎么知道ta出生后就一定不快乐?如果中止妊娠,就是阻断了ta快乐的唯一可能性。任何一个母亲,都不忍心做这种决定。”

木子阳摸了摸她的脑袋:“这种宝宝出生之后一生快乐的可能性有多高呢?除来被报道的个别天才,大多数都一辈子活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之下。最起码在现阶段,我们的社会福利和我们的百姓素质还不能保证100%给这些唐宝一个轻松快乐的生存环境吧。”

“但是如果基因缺陷刚好能让他们屏蔽外界给他们带来的痛苦呢?”

“如果他们没有能力感知痛苦,他们的智力又有什么能力去感知快乐?”

木子阳有点无奈地看着自己的老婆:“这个问题你做志愿者的时候咱俩就讨论过。这是个理智与情感的终极难题,那会儿咱俩就谁也说服不了谁。

我只能说:我们各自有各的道理,也各有各的‘漏洞’。但是咱今天别聊这个事了行不行?祖宗你赶紧吃,吃完我还要刷碗,我季度PPT模板还在电脑上挂着,整个部门的人都等着我今晚弄完给他们发邮件呢。”

慢慢噙着笑,假装不情愿地“哦”了一声——自打怀孕,木子阳就把家里所有需要沾冷水的活儿都包了,即使在家赶工也雷打不动:先刷碗,后熬夜。

慢慢知道他今晚是真的有事,便不再纠结,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希望那个秀琴能想明白吧。老公你说得对,她那样的家庭条件,孩子如果出生,大概率父母和孩子都是要受苦的。”说完,可能是觉得这个话题太沉重,有点闷闷地低下了头。

6

秀琴的丈夫老姜听完她在医院的经历,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说了同样的话:“还是听大夫的,把那个穿刺做了吧。总不能万一孩子真的有问题,生下来吃一辈子的苦。”

秀琴还在研究那家五维拍照的宣传单,头也没抬地哼了一声:“可是咱家拿出五千块钱做检查,哪里还有钱生孩子!这事我心里有数,你别管了。”说完,拿出手机按照宣传单上的联系方式,加了那家店员的微信。

“那也是我孩子,我能不管么!”老姜有点不满地提高了声调,“钱不够就去借点,我挣了再还不就得了,孩子的一辈子更重要啊!”

秀琴白了他一眼,得意地举起手中的宣传单:“说得好像我不在乎自己孩子一样!你看,这是我今天刚联系上的机构,他们的B超和三甲医院的机器是一模一样的,而且还有专业医师一对一服务,比公立医院那些大夫耐心多了,一套照片和视频拍下来才几百块钱。咱们先去试试,如果孩子好好的,不就不用花那个冤枉钱了么!”

老姜瞥了一眼单子,犹疑地看向自己的老婆:“这靠谱么?外面的机构哪能跟医院比呢。”

“怎么不靠谱,”秀琴拿出医院大排畸时的胎儿面部B超截图进行对比,“你看!这不是一模一样的么,而且人家还给拍的多,小孩的手指头脚趾头都给你数清楚。”

老姜依旧有点儿怀疑,但是拗不过自己的老婆,只能犹犹豫豫地妥协:“行吧……你先去做一个看看,如果结果不妥当咱还是去医院把穿刺做了安心。”

秀琴点点头,转头去微信上和店员预约时间去了。

等到预约的日期,秀琴准时来到了机构位置。前台穿粉色护士服的工作人员热情地欢迎了她,秀琴打量着机构内窗明几净的装修和环境,还有接待护士的服务态度,不禁感叹:这里看起来比公立医院专业和高档多了。

她像刘姥姥大观园一样,在接待护士的指引下填了表,测了血压,然后便被引至一间单独的B超室。

和妇幼医院不同的是,这间B超室在孕妇视角的天花板上悬挂着一台40寸的显示屏,可以供孕妇全程实时查看B超内容。穿白大褂的医生热情地和秀琴打了招呼,并将一次性床单帮她铺好,耐心地扶着秀琴在床上躺好,这才开始用仪器探头在她的肚子上开始检测。

随着探头的移动,头顶的显示器开始有了不同的画面,一个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宝宝侧脸画面出现在了屏幕上。

秀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孩子在肚子里的模样。

“看啊,宝宝在蹬腿呢,真是个活跃的小宝宝!”医生一边移动仪器,一边笑着对秀琴说。

秀琴看着画面上小胎儿的腿一抬一抬,同时感受着自己肚皮上传来的颤动,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有了互动,一种神奇的纽带关系带来的温暖从腹部传遍周身,她真真实实地、有画面地感受到了这个小生命的存在,眼眶不由地红了。

医生的探头还在不停地移动:“你看,这是宝宝的小脚,这是左手,这是右手……哎呀快看,小宝宝在妈妈的肚子里吮手指呢!”

秀琴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当她看到宝宝被放大的面容时,忍不住问:“大夫,孩子的长相看起来正常吗?”

医生的态度依旧温柔:“肯定是个可爱的宝宝啊。您仔细看看,宝宝的鼻子、眼睛、嘴巴、耳朵,您觉得像爸爸多一点还是像妈妈多一点?”

秀琴盯着显示屏,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胎儿的面部。她能清晰地看见孩子的五官,还能看见孩子把拇指含在嘴里一吮一吮的动作。

她的内心涌过一股暖流,一个声音在内心深处大声地喊。

“你看,这就是我的孩子啊,他有那么清晰的五官,那么活跃的胎动,他看起来多正常!多有生命力!”

她又想起什么,问医生:“大夫,这是男孩还是女孩?”

医生依旧笑着,似乎真的是发自内心在为秀琴而高兴:“这个孩子,以后会喜欢一些小汽车、变形金刚之类的玩具呢,你们现在就可以给小朋友准备起来啦!恭喜宝妈!”

秀琴感觉自己的内心又是一股热流涌过:男孩啊!她和老姜有后了,这么活跃的男孩,看起来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会有基因缺陷呢?

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拿到打印影像和视频后,在前台护士的热情服务中离开了机构。

7

秀琴雀跃地将视频上胎儿的面部指给老姜看:“你看,这是咱们儿子,怎么看都是正常孩子的样子啊。你看,他已经会吮手指了,你儿子就在妈妈的肚子里吮手指呢。”

老姜看着画面上的孩子,心里也是一暖,但还是犹疑地问秀琴:“你确定,大夫这回拍完,说孩子没事?”

秀琴得意地扬了扬眉毛:“人家说了,咱家儿子可爱着呢!”

老姜拿着照片,在狭小的屋子里来回踱了两圈,把孩子的画面看了又看,还是忍不住开口:“要不还是去做个穿刺吧,万一,我是说万一……孩子生出来傻呢?”他放低了音量,生怕最后一句话刺激到秀琴。

果不其然,秀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狠狠地挖了一眼老姜:“那也是我儿子!这是老天赐给我们的老姜家的后,他就算是傻点也是我的儿子,我能把他养大!

我怎么能干出那种把娘胎里的儿子弄死的事呢!再说,咱村里那谁家的儿子不也是有点傻,后来不照样说媳妇了,现在人家儿子也生了,一家祖孙三代和和美美,咱们家怎么就不成?”

“可是咱还可以再生啊。现在国家都三胎了,又不用交罚款,咱再要一个健康的儿子不行吗?”老姜劝她。

秀琴恨不得想敲他的脑袋:“你多大了?我多大了?且不说这个孩子不要了还能不能生,再怀一个怎么就能保证是儿子?怎么就能保证健康?好歹我肚子里的这一个,实打实的是个胳膊腿健全活泼能动的儿子,你当爹的能不能不要总惦记着非要把自己孩子给弄死?”

老姜被老婆怼得语塞,叹着气一跺脚,索性不说了。

秀琴倚在床头一遍一遍地看着孩子的视频,看着孩子蹬腿、扭动、吮吸手指,她不由地笑出了声;可是看着看着,眼眶却又红了——这个活蹦乱跳的小生命现在就在她的身体里,和她生命一体、彼此相连。

他能动,能听,正在等待着自己即将降临人世间的那一刻。

如果因为他有基因病的可能性,就剥夺他活下去的权利,她作为一个妈妈怎么忍心?他要是个细胞就算了,可是他们母子今天都已经“见过面”了,让她签字去杀死自己的孩子,她真的做不到。

多可爱的孩子,是她一直盼望的儿子啊!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会尽全力抚养他长大的!

想通了这一层,秀琴把孩子的照片压在枕下,躺在床上安稳睡去。

8

林思琪心里一直惦念着秀琴的孩子。时不时地,她会在电脑系统里搜索“王秀琴”的名字,想看看她有没有后续的就诊记录,有没有羊水穿刺的结果。虽然心里对结果已经猜了个大概,但是看到电脑屏幕上的那一片空白,她还是会有些感慨。

国家的医疗条件发展至今,依旧存在很多不足和压力。这个孩子如果和B超结果推测出来的一样,那他出生之后必然要经历旁人无法想象的痛苦。

唐氏综合征是一种综合性的基因缺陷,不能单纯地理解为“傻”,她还是想劝劝秀琴,但却没有机会。

毕竟再见到秀琴,已经是她临盆挂急诊的时候了。林思琪看着她单薄的病历单,再次和秀琴老姜进行确认:“之前的诊断孩子疑似染色体异常,你们确定知悉情况并且决定要这个孩子?”

宫缩间歇的秀琴大口地喘着气,有点不耐烦地摆手:“确认过了大夫,确认过!都到这一步了,难道这孩子我还能不要么?您就赶紧给我们安排吧。”

幸好隔着医用口罩,秀琴看不见林思琪无声的叹息。林思琪又扭头问老姜:“家属也确认知情对吧?”

老姜有点无奈地点点头:“就听我媳妇的吧……”

林思琪拿出单据让他们签了字。

产程进展很好,宝宝很顺利地出生了。产房里传来孩子响亮的哭声,新生儿阿普加评分10分,有明显的唐氏儿特殊面容。

助产士呼叫了儿科医生到场评估,儿科医生到场之后,再次和秀琴及家属确认了一遍唐氏儿的情况。

虽然心里早已对这一情况有了预设,但是老姜在听到儿科医生的话之后,还是痛苦地抱住了头。反观秀琴却淡定很多,似乎是早就已经在内心把各种可能性想过了千百遍。

她躺在床上,看着旁边的孩子,淡淡地点头:“不就是傻了点么,那也是我的儿子,我这个当妈的还能不管么。我们知道情况,我们也想得很明白了。”

儿科大夫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秀琴产后的虚弱情况和笃定的态度,让大夫知道多说无益,只单独拉着老姜到病房外,将唐氏儿的情况再次向他详细地解释了一遍。

面对那些陌生的医学词汇,老姜的表情既懵懂又慌张。尤其是听到唐氏儿多发伴有先天性心脏病,建议进行下一步的检查,老姜整个人都如同被雷劈了一般,怔在原地。

儿科医生对他的反应有一点不解:“怎么,之前这些情况你们不是都已经了解过了么?”

老姜这才回过神,因为心虚而低着头不敢直视大夫:“……啊,了解过的,都听医院的。”

儿科医生感觉到了什么,但是没有多说,暗自摇了摇头。

两天后,秀琴要出院了。林思琪再三叮嘱两口子务必仔细观察孩子的情况,如果有什么异常及时到医院就诊。

秀琴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忙不迭地点头。她将儿子的小脸贴在自己的面颊上,感受着他柔软细腻的皮肤,露出满面幸福的笑容:“好的大夫,您就放心吧。这是我自己的儿子,我还能不上心么?我一定会仔细观察着的。”

林思琪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把嘴边的话收了回去,点点头离开了病房。

其实她很想问问秀琴:无知不是勇气的来源。唐氏宝宝的父母要面对和承担什么,他们到底有没有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可是看着秀琴满脸沉浸在新生儿的喜悦之中,她又把这些尖锐的话吞了回去。

9

秀琴夫妇一直没有回医院复诊。林思琪以为可能新生儿整体状态较好,或者家庭给予了充分的照顾和关爱,让宝宝有比较舒适的生活环境。

她从来没想到过,再看到这个唐氏宝宝的消息,会是在慢慢的朋友圈里。

当林思琪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刷朋友圈,刷到慢慢转发的公益机构发布的弃婴父母寻人启事,她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她把照片点击放大,瞪大了眼睛看着孩子的面部细节,通过孩子的特殊面容特征和左眉角的痣,以及孩子的重量和月份推算,她确定这就是秀琴的孩子!

林思琪感觉自己的指尖都开始颤抖——怎么会呢?!秀琴不是说这是她千盼万盼的儿子,是老天赐给她的礼物,不管怎样她也会全心全意抚养的么?这孩子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福利院呢?

内心的震惊让她顾不得时间已是深夜、而慢慢还是个刚生完孩子不久的虚弱妈妈,她拨通了慢慢的电话。

“喂?”慢慢倒是接的很快,估计是还没睡或者刚弄完孩子还醒着,声音也很清醒。倒是一旁木子阳迷糊如呓语的声音也顺着话筒传了过来:“这么晚了谁的电话啊?”

慢慢伸手拿被角遮住了他的脸:“思琪。估计有急事,睡你的去。”她起身走到客厅,问道:“怎么啦思琪?”

“你朋友圈那个弃婴是什么情况?”林思琪的声音听起来很焦躁,没了平时的稳重平静,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啊?”慢慢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林思琪大半夜打电话会是这个原因,顿了一下才说,“是我之前做志愿者的公益机构发的,他们不是专门建了一座收容唐宝的福利院么,昨天早上发现有人把这个孩子丢在了福利院特别不显眼的一个侧门台阶上。

“孩子现在已经被送到儿童医院了,因为吞咽能力发育迟缓,几乎没办法自己吮奶,有比较严重的营养不良,还在治疗中。福利院报了警,但是因为侧门那条路很偏,又是监控死角,目前还没有父母的线索。哎你大晚上问这个干嘛?”

电话那头的林思琪沉默了好一会儿,慢慢甚至能隔着话筒听见她粗重压抑的喘气声——她意识到,林思琪此刻肯定不是在八卦,而是另有更严峻的原因。

木子阳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慢慢的家居服。他看着慢慢严肃的脸,不由也好奇地坐在了她旁边。

慢慢索性开了免提,和他一起等着林思琪的回音。

果不其然,林思琪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艰难:“慢慢,我认识这个孩子……他是王秀琴的孩子。”

慢慢也沉默了。王秀琴的情况她还记得,林思琪当时在诊室苦口婆心的样子也历历在目。

秀琴的儿子出生之后,林思琪和慢慢有过一次对话,慢慢还曾和林思琪说过:他们既然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应该就是做好了抚养他一辈子的打算。总要把人往好处想,万一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呢?

然而现在……才一个多月过去,这个孩子居然就被扔在了福利院的门口。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一个殷切盼望儿子的母亲,做出这样残忍的决定?

10

“我说,你们俩在这感慨啥呢?既然找到了婴儿的缺德父母,赶紧报警啊!”木子阳突然打断了她们的沉思,用极度愤慨的语气说道。

“不能报警!”电话那头传来林思琪慌乱的阻止,“他们家还有一个女儿,如果报警把这两口子抓了,那个小女孩就完了……”

木子阳不能认同:“可是这种没人性的父母就应该按照遗弃罪判刑,让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难道现在我们还要同情罪犯不成?!”

慢慢拍了拍木子阳,示意他别那么激动:“我能明白思琪的顾虑。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做了决定不要这个唐宝,就算受到法律的制裁,他们后期也未必有意愿、有能力照顾这个唐宝。

”但是如果他们被判刑,那样的一个底层家庭,老人怎么办,另一个女儿怎么办?他们夫妻的错误,到最后却变成老人孩子的一生承担代价?”

木子阳有点不服气地撇撇嘴,但是却没再继续说什么。

慢慢对林思琪道:“思琪你想怎么办?这孩子的父母是你发现的,你说吧,我们听你的。”

林思琪:“我想,我至少想先了解一下,这一个多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慢慢琢磨了一下,突然笑了:“那你明天干点违规的事吧。你去电脑里把王秀琴直系亲属或者紧急联系人的联系方式给我翻出来。剩下的你交给我,我去打听。”

第二天,按照林思琪发过来的微信,慢慢拨通了老姜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憨厚且疑惑的一声“喂”,慢慢决定先发制人:“我在妇幼保健院见过你老婆儿子,所以我知道是你们把那个唐宝扔在了福利院。我还没有报警,所以请你先不要挂电话。”

老姜的声音明显变得慌张警惕:“你、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你要干啥?”

慢慢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免得把老姜吓坏:“我不想干什么,我也不是来吓唬你。我就是觉得孩子现在孤零零地在医院太可怜了,我想问问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儿子不是你们一心要留下的么?为什么这么快就变卦不要了。如果你不想跟我说,我就选择直接报警。”

出乎慢慢的意料,电话那头的老姜没有谩骂也没有跳脚,却是在听到慢慢说完的话之后“哇”地一声哭了:“我也不想啊,可是我没办法了!孩子不会吃奶,我还得干活养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我是真的没办法了,这孩子在我家得饿死,我不想看着他死啊……”

这个大男人哭得撕心裂肺,让慢慢有一瞬间的发怔:“可是……孩子妈妈呢?她也同意你把孩子送走吗?”

老姜擦了一把眼泪:“我媳妇生完,我就把她和孩子送到我妈那,让我妈照看月子,我自己留在这打工。

“结果我妈给我打电话,说孩子生下来几天之后就发现不对,不会自己叼奶头吸奶水,只能拿小勺一点一点地喂。

“我妈岁数大了眼神不好,总把孩子呛着,我媳妇身子还虚着。孩子吃不饱,体重也不涨,没日没夜地哭,家里大人都跟着没法睡觉。刚开始我媳妇就一口一口地喂,后来孩子哭她就跟着一块哭,再后来孩子哭她就发疯地骂。

“等出了月子没几天,她趁着我妈出去买菜,把孩子放在屋里就走了……”

老姜的声音有点哽咽,“她一直坐火车到了广州才肯接我的电话,说她受不了了,看着孩子遭罪,她又想哭,又觉得老天不公平。她说她去广州呆一段,给老的小的多攒点钱再回来……”

这个大男人在电话那头哭得委屈又无奈,“我回村里一看,那孩子太小了,我妈根本弄不了,早晚不是呛死就是饿死。

“我想自己带着他,可是这一家老小好几张嘴谁来养活呢?总不能为了他一个,把全家都饿死吧?

“是,我把他扔了我是畜生!可是他既然跟着我们注定要遭罪,我把他交给国家,国家说不定能给他一条活路呢……”

他的哭声听起来甚至有点让人心疼,“……那是我的儿子,我不能看着他死在我手里,可是我真的没法养啊……我让我媳妇回来,她不肯,说看见孩子那个样子感觉天都塌了,她不早点出去打工,将来这俩孩子怎么办?

“我想去广州找她,又怕我走了家里一老一小没人养……亲戚跟我说专门收留这种孩子的福利院,我就去找,躲在栅栏外面看半天,确定那些工作人员在没有外人的时候是真的对这种孩子好,不会虐待他们,我才决定把孩子送过去的……”

老姜擤了一把鼻涕,让自己稍微冷静一点:“……这位同志,你要是想报警你就报吧,孩子的确是我扔的。判刑可以,但这孩子不能再跟着我,请国家给他一条活路。

“我媳妇当初信外面的小医院,我没好好劝她;她非要生这个孩子,我也没拦住她,都是我这个老爷们没脑子。有什么惩罚,就让我来承担吧。”

11

挂断了电话,慢慢沉默了很久,没有办法让自己从这种复杂的情绪中走出来。

老姜犯罪了么?是的,他犯罪了,遗弃罪。

老姜有坏心么?不,他没有,他甚至想给孩子找一条活路。

那错的到底是谁?是秀琴的无知,将经验当成科学,将愚昧当成孤勇。当发现事情远远超过了自己能承担的极限,又懦弱地选择甩手逃避。

就像老姜说的,这个孩子继续跟着他注定是没有个好结局的,他们家的经济条件和人员情况都不允许。但是道德意义上的正确,能掩盖他触犯法律的事实么?

各种思绪乱麻一般搅在慢慢的脑海里,她理不出半点头绪。她只好原原本本地把和老姜的对话转述给了林思琪和木子阳。二人听到后,都是一番沉默。

半晌,林思琪终于开口:“咱们去看看那个孩子吧……”

隔着新生儿科的玻璃,林思琪和慢慢看着那个在婴儿床中安然熟睡的孩子,一时间内心五味杂陈。

他看起来是那么的特殊,有着和正常孩子一眼即可分辨的五官区别;可他看起来又是那么的正常,有正常的呼吸,有正常的睡眠,还会在梦中轻轻地咂摸嘴唇。

“如果这个唐宝有灵魂,我真的很想问问他,你自己到底想不想来到这个世界上?”看着熟睡的孩子,林思琪沉沉地说,“可是……他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独立思考这个问题。

“我上学的时候就问过我的老师,为什么遇到检测不合格的胎儿,医院不能强制要求停止妊娠?

“老师那会儿就笑我太年轻,她说这是医学数据和人伦道德的终极矛盾——胎儿到底有没有人权,这个问题可能到我死也不会有结论。”

“你别太难受,这个孩子的问题毕竟不是你造成的。”慢慢安慰她。

林思琪问:“你说,这个宝宝,接下来的命运会是怎样的?”

“我问过机构的工作人员,唐宝的领养率极低,大概率他会在福利院过一辈子吧。如果后期发育的好,可能会在成年后到福利院合作的特殊机构参加工作。”

林思琪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儿:“唐氏宝宝的问题在我们大夫中间也隔三差五就会拿出来讨论。

“很多人说国外有很多唐宝,因为人权观念和宗教信仰问题,他们都被生下来了,而且也活得很好。

“国内的优生优育观念太重了,其实不应该剥夺这些特殊宝宝活下来的权利。

“但是你看,就像秀琴这个孩子,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才是对他最好的选择?我老师说的那句话太对了:医学能够检测病理,但却无法预估人心。”

她扭头看慢慢:“我决定了,我真的没有办法去报警。虽然这样我也会受良心上的谴责,但是我一想到秀琴的丈夫,还有他们家里的老人和孩子,我想不出对这无辜的一老一小还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我是医生,但是绝大多数时候,医生偏偏都救不了人……”

林思琪说不下去了,她的心里沉甸甸的,坠得她心尖生疼。

慢慢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我和木子阳商量过了,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站在你这边,你不用难过。”

“明天太阳照常升起,林大夫还要继续治病救人,我们无法控制的一切,就让它随着今晚的睡眠结束吧。”

“至于老姜和秀琴,除了家庭的支离破碎,他们还要付出怎样的代价,谁又知道呢……”

(原标题:《妇产科门诊手记:这孩子不能要》)

本故事已由作者:如林慢,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谈客的头像-锦鸿博客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