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00后成为老师:鼓励学生争第一,网课“催收”作业,小秘密一听就能理解

大家好,欢迎来到锦鸿博客,我是博客的博主,在这里你将收获丰富的育儿知识,海量正面教材,孩子早教要从小抓起,为您分享大量育儿经验,下面开始我们的分享。

2001年出生的王博是三年级的班主任,他跟班里甚至整个学校的孩子都玩得很好,一块打篮球、踢足球,一块堆雪人、打雪仗。“但是上课铃响了,我就会严厉一些。”他说,“严师和朋友之间隔了一道上课铃。”

在重庆教初中的郑宇(化名)曾收集过班上同学对他的评价,结果显示,90%多的同学喜欢他,“相比于其他老师要幽默风趣一点,从这些方面来喜欢我。”其中也有不到10%的同学认为郑宇不够严格。

吴乐(化名)正处于实习阶段,她在班上实行了小红花制的奖励。“如果你下一次能表现更好,我愿意给你一朵小红花。他们三年级的孩子还是挺吃这一套的。”吴乐说。

00后老师正逐渐映入大众眼帘,他们善于玩梗,与学生的距离更亲近。在社交平台上,“拒绝拖堂”“整顿网课”等也成了00后老师的标签。在适应身份转变的同时,他们也在学习着如何成为一名好老师。

王博给三个孩子上课。图|受访者提供

【1】班里只有三个孩子,人人都是班委

两排小平房坐落在广阔而平坦的农田之间,一条水泥路从围墙外经过,蜿蜒伸向远方。这便是杏木小学。

杏木小学位于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大孤山镇,现有16名学生,8位老师。

王博是三年级的班主任,他的班上只有三个孩子,两个男生一个女生,两个9岁一个10岁。

2001年,王博出生于吉林省四平市一户普通农家,因为家门口的小学被撤销,学生都被集中到镇上的学校,王博早早开始了住校生活。高考时,他报考了吉林师范大学的免费师范生项目,打算回到农村去,当一名人民教师。

工作之后,他很快发现,其实教三个孩子并不轻松,压力也没有减少。作为一名班主任,他负责语文、数学等5个科目,还要做班级管理。“工作量其实不小,要写教案,我就得写5科。”王博说,“就算你只教一个孩子,每堂课该怎么上还是得怎么上。”

王博介绍,杏木小学虽然规模不大,但不管是素质教育还是双减,措施都落实得比较好。除了语数外这些科目,也有体育、美术、信息等课程。平时也会开展读书分享会、篮球比赛、跳绳比赛,他还和同学们一起动手做过自制水火箭

王博的社交平台名字叫作“00后班主任”,他在个人简介处写着三句话:2001年的东北乡村教师、三个孩子的班主任、孩子们的童年记录员。很多人看了视频,会说王博的班级是“事比人多”,“其实就是这样,因为我了解的多,会发现三个孩子每个人身上都会有什么样的事儿。”王博说。

他对三个孩子特别熟悉,李昕桐是小女孩,懂事一些。张旭是小男孩,成熟一些、乐观一些。肖剑轩是一个特别有想法的孩子,但是他不太喜欢跟大家展示,需要一点点跟他沟通、引导。直到寒假前的最后一次线上班会,王博还苦口婆心劝其中一名男生不要去河边,因为他了解到之前那个孩子就因为贪玩掉进过河里。

三个孩子一起堆雪人。图|受访者提供

作为一名00后教师,王博也在追求一些新颖的教学方式。在王博心里,三个孩子都是自己的VIP,他会根据他们的学习情况布置不同的作业,补齐短板,让大家重新回到同一起跑线。在听写的时候,他也会让孩子们都把书收起来,去窗台上写。“不是为了防止他们作弊,我这样是为了让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感到压迫感,找到认真的状态,我希望我们班啥都是永争第一,不能说就我们仨人反正咋考我都是前三,这样是不行的。”

为了让三个孩子有班集体的意识,王博还让他们每人担任两个职务,相互管理,形成一个完整的班集体。王博告诉九派新闻,自己所带的班可以说是最不像班的班,因为孩子太少了。他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在他们上初中、高中,回到现代课堂以前,有一个良好的铺垫。“我就想让每个孩子都参与到班级管理里。有班委之后,我们班也会更像一个班,他们也能更好地融到他们以后的班级。”王博说。

【2】不能指望初中的孩子自律,一定要严管

在参加2022年夏天的公招考试之前,郑宇已经上了将近一千节的课程。大四这一年,他回到初中的母校实习,之后又前往另一所中学,做了顶岗老师。郑宇当时任教了四个班级,他回忆那段时间:每天晚上7点多吃完晚饭,往沙发一坐就会睡着,睡接近一个小时就会醒来继续忙碌,基本都是凌晨一两点睡觉,早上6点多又要起床开始充满压力的一天。

公招考试那天,站在讲台上,郑宇抽到了自己准备过五遍的课。最终,他如愿上岸,在曾经顶岗的学校,担任七年级班主任。

郑宇给学生上课。图|受访者提供

成为初中生的班主任,让郑宇对处于青春期的孩子有了更多的认识。“好像自己才刚从初中那个阶段过来,但现在的孩子明显感觉跟我们那时候不一样了。”郑宇说。

郑宇的班上有60个孩子,一段时间相处后,他感觉现在的学生明显比他上初中时更“摆烂”:一些科目考试不及格的学生能有一半甚至还要多,有些学生完全抱着混日子的心态待在学校。每一天,郑宇都要利用各种零碎的时间,去和学生、家长们针对性地沟通交流,想办法改变。

他也有想过一些学生“摆烂”的原因。“随着时代进步,学生们接触的事物越来越多,他们会被网上的成年人或者说那些网红的三观影响,变得早熟。反而就没有我们那时候更单纯了。”

这种早熟,在郑宇看来并非成熟。他告诉九派新闻,有一些学生喜欢把自己搞得特立独行,想去彰显自己的个性。而在读书练字方面,却很少有人能沉下心去,安安静静地做这件事。

作为00后老师,郑宇也明白自己的优势,可以和学生与时俱进,学生之间经常用网络热梗聊天,这些他都能理解。“90%多的东西,不管是玩梗,还是说他们的一些小秘密,反正都是我一听就能理解到的,从这方面来说,和孩子之间的隔阂是比较少的。”

在大四实习时,身边有经验的老师告诉郑宇和孩子之间要有明确的分界线,当时的郑宇经验不足,没有很好分开,造成了部分学生对他算不上很尊重。今年正式入职,又当了班主任,郑宇和学生的关系做到了“有度”,“私下里学生非常愿意和我交流,我就像个大哥哥一样,他们愿意把心事告诉我。在课堂上我是老师,就很尊敬我。”

这学期上了网课,郑宇对学生们管得更严了。在线下的时候,有同学不交作业,郑宇会让他们签保证书,白纸黑字,按红手印,如果再不交就回家休息三天。网课之后,开始有孩子借着发烧的名义不交作业。郑宇催促以后,不交作业的同学只剩下了一两个。“监督的效果是很明显的,没有办法,你不能够给予初中的孩子自律的一个期望,80%的孩子不可能自律,所以说一定要严管。”

【3】第一堂课很尴尬,希望自己坚持下来

吴乐是重庆文理学院的大四学生,目前在当地的一所小学实习,教三年级语文。

到学校第一天,临时被指导老师叫去上课,她有些慌了神。在大学时,如果要上一堂课,需要写教案,提前准备个三四天,最后才登台上课。简单构思之后,吴乐鼓足勇气,站在了讲台上。“对00后来说,可以用尴尬来形容。”吴乐说。但让她意想不到的是,那节课同学们很积极,配合度也很高。

从学生变成了老师,吴乐在一点点适应这种转变。她发现多年的学生身份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让自己习得了一些事情。“比如监考。其实从来没有老师会教你监考,但是读了这么多年书,你被监考了,你去监考的时候,什么招数都会用。”吴乐会让小朋友们把书放在地上,把抽屉腾空,背对着坐。还会说几句“威胁”的话:不能看别人的,你再看别人的,就把你怎么样。吴乐也发现,班上的孩子即使才三年级,很多网络上的热梗、热门话题他们都知道,也很会玩。

以前,在吴乐心里,老师只是一个稳定的职业。真正上岗过后,她才知道老师行程都安排得很紧张。老师需要处理的事情不仅仅是课堂上的事情,还有很多学生心理上,甚至是家庭上的问题,平时也有很多的材料需要去完善和填写。“长时间坐着和站着的状态,可能都会有点职业病。”实习一个月,吴乐就感觉自己的肩颈很不舒服。

吴乐告诉九派新闻,自己选择教师这条路,是因为从小就很想当老师。从小学、初中、高中,不管哪一个阶段,语文老师都是她崇拜的对象。虽然目前还在城市里实习,但吴乐毕业后被分配的学校是在农村,“既然选了还是有心理准备。希望自己将来真正走上教师岗位时,能成为一个既被学生喜欢,也能教会他们知识的老师。”吴乐说。

九派新闻记者 武菲菲 实习记者 湛泽梅

【爆料】请联系记者微信:linghaojizhe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jp.jiupainews.com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