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教无类”?遇到这样的原生家庭,学校教育就是一个悲剧的笑话

大家好,欢迎来到锦鸿博客,我是博客的博主,在这里你将收获丰富的育儿知识,海量正面教材,孩子早教要从小抓起,为您分享大量育儿经验,下面开始我们的分享。

原生家庭的教育有多么重要?

如果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每个人都能够站在公允的角度之下,并不掺杂进一些商业化时代气息里各种各样的传销成功学,也没有被心灵毒鸡汤所PUA,每个人的回答都会比较接近:原生家庭的教育无可替代——不可能被学校教育所替代,一定染刻有自己家族的印记!烙印清晰可辨!

关于这一点,你真的有必要了解一下新近为人们关注的“江歌母亲”——她的女儿在日本留学时,因为救助刘暖曦而命丧黄泉。事后,刘暖曦的表现特别冷血,总是刺激痛失爱女的江秋莲,并且不愿意支付任何赔偿。为此,江秋莲花了六年时间,从2016年起一直到现在,都在为自己和自己女儿讨要一个说法。

长话短说,当江秋莲取得法律层面的胜利之后,面对刘暖曦竟然采取让人无法理解的“网络募捐”形式筹措赔款的行为,江秋莲在1月3日晚上开启了一场全程在线人数高达数十万的网络直播。在那场直播的尾声部分,江秋莲谈起了“原生家庭”问题。

她说,刘暖曦在网络上列举刘暖曦家人的一系列变故,或者是虚假编造,或者就是罪有应得。

紧接下来,江秋莲花了相当长时间、字字泣血地谈到她对刘暖曦原生家庭的痛恨。

她说,原生家庭的教育对一个人的影响根深蒂固,类似于DNA的双螺旋遗传般不可更改;无论多久的、什么形式的学校教育,也不可能取代原生家庭教育带来的影响。

简单来说,她的意思就是:一个人的恶,就是娘胎里带出来的!也可以理解为“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等等等等。

不知道你怎么认识江歌母亲江秋莲的说法,但我作为一名从教二十年四年,虚度四十多个春秋的一线教育工作者,不用江秋莲哭诉,向来都认可这种说法!

相反,我极端鄙视某些教育专家和某些欺世盗名的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教师向未成年人的家庭教育无底线媾和,借以完成自己名声和金钱的变现。她们无视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把教育中的众生引向了一片泥潭,最终人人都会在挣扎中丧失掉最后一丝气息。——历史的车轮整体在滚滚向前,但不代表不会在中途转个弯(比如五代十六国);我们目前的教育或许就在走向“由治而乱”的局面——短期来看,曙光不明。

这些所谓的教育工作者和擦边的教育工作者,甚至都搞不清楚教育问题里有“家庭、社会、学校”三个不可或缺的三个要素,只是一味把教师群体推出来接受枪林弹雨——只要孩子有问题,问题一定在教师群体身上!教师群体就应该走上高台、反剪双手、戴上高帽,被关进茅草棚子!

很可笑吗?一点都不可笑!现在的教育现实里,教师群体虽然没有走到如此糟糕的“实体待遇”的地步,但舆论场已经让他们接受了这样的“隐性待遇”——教师群体的声望几近于虚无。

上述人等无视“现实里的人们往往并不明智”的客观现实,在这些刚刚摆脱温饱、刚刚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群体心中播下了“向教师寻衅是一种骄傲”的种子。

面对自己孩子身上呈现出来的问题,其原生家庭往往视而不见、避而不谈,而是不由自主地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作为座右铭,把教师群体拿出来当做弱者、当做替罪羊,倾泻一番怒火和情绪,毫无素质可言。

虽然未成年人家长群体罔顾廉耻的、各种形式的谩骂和指责无助于自己孩子良好习惯的养成,反倒让未成年人群体在教育中作壁上观,笑看“家校关系”的撕裂,但他们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而今,物质生活极大丰富,人们不用担心温饱问题。甚至于,做做毫无营养的、疯狂颓废的某些直播也可以聚敛起金钱。因此,学习的上进动力异常缺乏。但 “接受教育”又被规定得非常搞笑:既是权利,也是义务;不像过往的几千年,“接受教育”是一种未成年人的尊崇礼遇。一旦想到自己不尊师重教,就可能被剥夺“教育权利”,失去改变命运的机会,人们就会生出一种敬畏心情。现在呢?“敬畏”一词在未成年人家长群体和未成年人群体中已经濒危。

总体而言,教师群体面对原生家庭的教育,已经失去了话语权!

举个例子

1月5日,安徽亳州,晚上七点钟左右。一名孩子母亲正在给刚上一年级的孩子讲解一道普通的数学题,因为孩子心不在焉地玩弄学习工具,并没有认真倾听,导致作业没有任何进展。这名母亲出于惩戒的目的,随手打了自己孩子几下。

而这一幕又恰好被前来接孩子去吃饭的孩子爷爷看到,这名五十岁左右、身强体壮的爷爷原地暴怒,不但把孩子母亲拉出房间推倒在院子里,更是去厨房取了一把菜刀,向孙子手里塞,同时怒气冲冲、声振屋瓦地大叫:“去砍她!你不砍?我砍!”

幸好在一旁的邻居拉住了这位孩子的爷爷,正好赶回家的孩子爸爸又夺下了孩子爷爷手中的菜刀,才让事情没有以血色收尾。

事后,孩子母亲无奈地表示:孩子爸爸虽然站在自己一边,但他无力改变生身父母几十年来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总不能把自己父亲打一顿”。所以,他们决定在春节过后搬家,尽量远离孩子爷爷一家,不使他们的教育影响自己孩子的成长。

你怎么认识这件事?在这么羞辱的事例面前,一些未成年人的家长群体会说:“这只是一个极端个案,并不代表所有未成年人的家长群体都是如此。”

我特别讨厌这种说法,这种说法就是在玩一种“混沌”的手腕,用“个例”来为自己开解。

要我说,这样的个案可能的确比较极端;但是,弱化版的这种家教形式现在几乎到处都是,一点都不罕见!

但凡人们有一点点思维就会明白:物质生活水平提高,“养活”孩子已经不是问题;而“弱肉强食”的丛林规则又根深蒂固,人们的攻击性空前,对自己孩子的保护极为过度!

再伴随着少子化倾向,以父母和孩子为核心的家庭越来越多,而圈层固化问题又比较明显,未成年人在成长中将会出现各种新问题(比如,近期胡某宇因为厌学而失踪的案例)。一旦出现问题,未成年人的原生家庭根本不容教师群体指出错误,教师群体没有一点点发言权,只能放任这些孩子们撒野。

如果教师群体敢于纠正这些未成年人的错误,类似于上述案例中的“孩子爷爷”极可能采取“挥舞菜刀”的做法来彰显亲情的伟大

只要走到了那一步,涉事教师孤立无援,只能一个人承担上述案例中“孩子母亲”遭受的伤害,所有教育管理者都会和教师切割。他们不会去指责“孩子爷爷”这一类人的娇纵和颟顸,反倒会给出“伤害了未成年人自尊心”这样玄之又玄的、自我麻醉的解释。(我不想举例子了,多如牛毛!)

面对这样原生家庭里走出来的未成年人,教师群体将会束手无策,不要冀望于存在上述个案中“孩子母亲”一类人。

其一,这样明理的“孩子母亲”,实属少数群体;其二,即便存在这样的“孩子母亲”,在原生家庭的氛围里,你觉得经过耳鬓厮磨的熏染,她会站在“亲情”一边、站在自己孩子一边,还是站在“教师”一边呢?请你不耍赖地回答我一下!

补白

这个时代的风气是如何,不用我去多说,你应该深有感触。

如果你一定认为:“现在的原生家庭教育无懈可击——即便原生家庭教育出了问题,学校教育也一定可以保证每一个未成年人都变成谦谦君子”;如果你一定认为:“倘若未成年人的教育出了问题,责任就一定在学校和老师身上”,那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我不是神仙,我改变不了别人的认知!

我永远坚持一个看法——有的人,他原生家庭里带出来的恶永远无法消散。

孔子说:“有教无类”,但明朝四大高僧之一的灵峰蕅益大师说:“倘使有类,可无教矣”。对蕅益大师的这句话,我的理解是“佛度有缘人”!

你觉得呢?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