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科,不能停!

广医三院产科医护人员在查房。受访者供图

2022年12月17日晚上9点,28岁的夏嘉怡像往常一样做胎心监护,胎儿心率突然高达每分钟210次,而正常心率是每分钟110—160次。

夏嘉怡一下子紧张起来。担心结果不准,她又测了两次,但胎儿心率仍居高不下。害怕宝宝缺氧,她和丈夫连忙赶往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以下简称“广医三院”)。

到了急诊,夏嘉怡心跳很快,胸闷,喘不过气,核酸检测结果显示阳性。她吸了1小时氧,宝宝的心率有所降低,但仍超出正常值。

过去一个月,不少孕妇像夏嘉怡一样,在孕期感染新冠病毒。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以下简称“北医三院”)产科主任魏瑗经常被问到一些问题:“阳了对孩子有没有影响?”“吃什么药安全?”“有基础疾病的要不要去医院?”“能不能喂奶?”

“患有基础疾病的孕产妇属于高危人群”

魏瑗救治过两位新冠合并基础疾病的孕妇。一位合并妊娠期糖尿病,用着大剂量的胰岛素,孕晚期合并了肺炎;还有一位继发心肌炎,心功能不全,但是经过治疗后顺利分娩。

有的患者没有这么幸运。广医三院产科副主任贺芳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半个多月前,一位34岁的产妇被转来医院救治时,呼吸窘迫、心力衰竭、肺部感染严重。

经过抢救,孕妇活了下来。但由于病情危重,她转来时双胎已流产。贺芳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这位孕妇患有糖尿病多年,感染后出现高热、呼吸困难等症状,没有及时就诊,导致病情加重。

“患有基础疾病的孕产妇属于高危人群,一旦感染,需要更加密切的监护。”贺芳说。

2022年12月13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乔杰介绍,从全国产科质控专家组汇总的国内情况和国际报道看,孕产妇感染新冠病毒之后,总体上发病率和症状情况、病程情况都和普通人群比较接近。重症非常少,病程基本是5-7天。

“感染后,发热是主要症状,降温是最重要的。”魏瑗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孕早期发热对胚胎可能有一定影响,增加流产风险。而到了妊娠晚期,发热会导致胎儿心率增快,需要加强监测。一般情况下,只要退热,胎儿心率就会恢复正常。如果孕妇持续高热,需要及时就诊。

有的孕妇发烧后,胎儿心率长时间增快,导致宫内窘迫,不得不剖宫产。但这种情况相对少见。魏瑗说,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胎儿早产、流产、剖宫产的概率明显增加。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产一科副主任、主任医师邹丽颖告诉记者,医院近期收治了1例新冠重症孕妇,诊治过程中,血氧饱和度下降,肺部出现阴影,转至ICU病房。经过治疗,孕妇几天内恢复正常。

“相比老人,孕妇群体的优势就是年轻,免疫力强。”但魏瑗表示,如今高龄产妇越来越多,对于那些妊娠合并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基础疾病的孕产妇,感染会增加重症的风险。

“做好自我监测特别重要”,魏瑗建议,孕产妇在家及时监测血压、体温,必要时进行血氧饱和度监测,“这些指标会提示你一些常见的产科疾病,比如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初步判断自己有没有事。”

乔杰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建议,孕产妇准备一根体温计和一个心率血压监测仪。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孕晚期的孕产妇还要关注胎动的监测,在孕晚期每天可以监测一个小时,每小时有3次以上胎动。如果症状持续发热3天以上,用了退烧药没有好转,或者出现了胎动消失、胸痛、胸闷、腹痛等等,要和助产机构联系,及时就诊。

夏嘉怡在医院住了4天。在医护人员的照看下,宝宝的心率逐渐恢复正常,并于1月3日平安出生,回想当时的场景,夏嘉怡有些后怕,“胎心跳得那么高,如果没有及时关注到,很危险。”

“哪个孕妇发烧,就发一片药”

多名医护人员回忆,2022年12月中下旬是孕产妇感染高峰期。

2022年12月9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司司长焦雅辉表示,接下来所有医疗机构都要接诊阳性患者,不得以核酸结果来区分是否接诊,患者不用担心医院不接诊。

广医三院产科护士长刘冰回忆,在这之后,产科收治阳性患者数量逐日增加,在2022年12月25日达到顶峰,收治的100多位孕产妇中,阳性患者占比接近82%。她所在的高危产科病区共有13间房,其中9间都是“阳性病房”。

看到周围人都阳了,夏嘉怡一度很焦虑。每次去医院产检,她都戴上防护帽、防护面罩、KN95口罩、医护手套。害怕增加感染几率,她没让家人陪同。产检过程中,夏嘉怡看到,一位孕妇穿了雨衣“防护”,“大家都很警惕,不会聚在一起聊天”。

然而,夏嘉怡老公天天外出上班,还是被感染了,她也没躲过去。

那段时间药品紧缺,不少孕妇为了买退烧药绞尽脑汁。家住北京海淀区的孕妇陈婉桢想提前备上退烧药,但不管是线下药店,还是网店,都买不到药。

她在孕妇群发了一条求药信息,有两三个人回复她有药。她联系了其中一位,对方说药快过期了。担心吃出问题,她又找另一位孕妇买药,对方说还有半瓶对乙酰氨基酚混悬滴剂,可以免费送给她,陈婉桢花80多元闪送费拿到了药。

感染后第一天,陈婉桢高烧至39摄氏度,喝了3次药,药瓶就见底了,只有瓶璧上还沾了点药滴。她又往瓶里倒了点温水,把药喝得一滴不剩。幸好,高烧第二天退了。

为了保证线下就诊的孕妇能买到退烧药,北医三院将药品分装,一盒药分给几个孕妇用。北京妇产医院产一科副主任邹丽颖说,用药最紧张的一段时间,医护人员把家里的药拿到医院应急,“哪个孕妇发烧,就发一片药”。

为方便孕妇就医,北医三院为发热孕产妇开辟了就诊绿色通道,产科医生不只查看产科情况,也有权开出发烧药、咳嗽药,方便患者就医。对于病情复杂的孕产妇,产科医师与感染疾病中心医师共同会诊,联合给出诊疗方案。

“唯一不能停的科室就是产科”

孕妇感染高峰期,医护人员也大面积感染。邹丽颖告诉记者,那段时间,北京妇产医院产科医护人员一上班就阳了,最低到岗率不到20%。感染后,她只休息3天就继续工作了。最紧张时,她和两名大夫、6名护士照看几十位孕产妇,忙碌了3天4晚,只睡了几个小时,吃了两顿饭。

北医三院大多数医护人员都感染了,医院将有限的医护力量投入到急诊、发热门诊、呼吸内科还有产科,“唯一不能停的科室就是产科”。

魏瑗回忆,一天晚上,一位高龄产妇产后大出血,需要紧急抢救,医院组织多学科专家就产妇病情会诊。魏瑗凌晨两三点加入抢救,抢救完这位产妇,又为一位孕妇做手术,忙到晚上11点,将近24小时没有休息,“危重症特别考验团队,大家都挺不容易,但是还得上。”

孕妇住院期间,家属、护工不能陪护,护士的工作量倍增。“除了观察孕妇的生命体征、胎儿情况,还要照顾他们的饮食,打扫卫生。”刘冰所在高危产科的护理团队共有17人,每天至少7个护士在岗才能维持病区的正常运转。

“姑娘们还在发着低烧,自发回来上班,很心疼。”刘冰说,病区响着此起彼伏的咳嗽声,一位护士感染后,休息了几天回来上班,心电图显示异常。虽然检查后问题不大,但刘冰想给这位护士排休,护士拒绝了好几次。由于工作过度劳累,刘冰有一次在厕所晕倒了,也没有停下来休息。

除了医疗护理工作,刘冰还要与孕妇沟通各种各样的问题。她记得,一位孕妇刚办理完住院,得知所在病房隔壁是“阳”区,多次要求换病房。当时,病房资源紧张,刘冰好不容易为这位忧虑的孕妇换了房间,同病房的病友又反映,她调来调去增加了自己感染的风险。

还有一次,病房的一个病人“阳”了,另外两个病人担心被感染,很焦虑。刘冰立即对房间进行消杀,刚安抚好两人,新住进的病人又“阳”了,两人坚决要求转房。“刚放开时大家都很担心,我们能体谅,不过沟通确实耗时。”刘冰说。

邹丽颖觉得,医疗资源匮乏时,医患之间更需要相互理解。她记得有一位孕妇,入院第二天“阳”了。当时,医院打算将这位孕妇转至定点医院接受治疗,结果车到了,孕妇不肯走。

这位孕妇觉得,自己被感染与医院有关,要求在定点医院设置单人单间,再配一位护士照顾。与孕妇沟通未果,邹丽颖又联系这位孕妇的爱人,结果孕归的爱人在电话里一通谩骂。后来,孕妇的家人发烧了,证明不是在医院感染的,才停止纠缠。

“我们好多人都是带病坚持工作,有的人还是不理解,工作就很难做。”邹丽颖说,“如果能良好沟通,我们不眠不休工作能让更多患者受益,而不是无谓的消耗,才更有意义,相互的理解和支持特别重要。”

夏嘉怡的宝宝平安出生后,在月子中心的她不敢放松,出了月子,她还要为宝宝不被感染继续战斗。

(应受访者要求,陈婉桢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尹海月 来源:中国青年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