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大学生人际关系障碍问题与其父母教育方式有何关联?

大家好,欢迎来到锦鸿博客,我是博客的博主,在这里你将收获丰富的育儿知识,海量正面教材,孩子早教要从小抓起,为您分享大量育儿经验,下面开始我们的分享。

大学生作为一个特别的社会群体,其社会属性必然是非凡的。

大学生的年龄区间大致在17-23岁之间,从心理角度来讲,大学生群体正处于一个从青少年向成年的心理转换期,也是大学生从学生角色向工作角色转换的过渡期,同时,他们的内心也正产生着翻天覆地的转变。

大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一直是国内研究者的关注话题,而人际关系问题则显得尤为常见和突出。人际关系障碍主要是指个体在群体中与家庭、教师以及同辈团体之间发生的交流与需要的不良互动过程。

主要表现为:不能合理正确的协调自己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在公共场合、人群中有不自在的感受,与他人相处时存在更多的怀疑、嫉妒心理,对人际关系方面过于敏感且不知所措,与同宿舍及班级同学关系紧张。

很多研究都认为人际关系与人格具有一定的联系。刘登蕉通过研究发现,人格的神经质和精神病性表现更突出的中专生通常有人际关系障碍,不善于处理这种个性特征。

通常来讲,更积极的人格特性对大学生良好人际关系建立具有重要意义,拥有积极地人格特质的个体心理状态更健全。

面对挫折和压力的态度则更豁达,解决突发事件时更从容,有效调节面临的困难与压力,且人际关系的适应能力会更强,更能愉快、轻松的和他人建立良好的关系。

在个人的发展历程中,有许多影响心理的要素,如:学舍、家庭氛围、社会环境,而个人的家庭环境占据着更大的比重。个体从诞生之日起,他的生活起居都需要父母无微不至的照料和精心的教诲。

所以其父母的对待子女的方式在其子女人格的形成中占据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同时直接影响着子女的成长和发展。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认为,6岁以上的儿童表现出的全部行为及习惯均是由移情、效仿父母造成的。

也就是说个体建立的关系和行为习惯都是从父母之间的关系中找到原型并模仿的。父母的教育方法、人格、人际关系三个因素间相互影响,消极被动的父母教育方法对个人良好身心的形成有消极的影响。

下面从大学生心理危机中人际关系障碍要素为主要切入口,以前学者的有关探讨为依据,运用文献综述法、问卷调查法以及统计分析法来探究当今大学生父母教养方法、人格、人际关系障碍的近况和他们之间的相关关系。

一、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人格、人际关系三者间的关系分析与讨论

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与人格的相关及回归分析

Pearson相关分析发现,精神质和父亲过度保护因子存在明显的负性相关,和母亲惩罚严厉因子存在明显正性相关;外倾性与父亲惩罚严厉、过分干涉、拒绝否认和母亲过分干涉、拒绝否认、惩罚严厉呈显著正相关。

神经质和父母惩罚严厉、过多干预、拒绝否认因子间有明显正性相关;说谎因子和父母情感温暖理解的教育方法间存在明显负相关。

结果表明,父母惩罚严厉、过分干涉、拒绝否认因子是大学生人格的外倾性和神经质的积极影响因素,父亲的过度保护是精神质的消极影响因素,母亲的惩罚严厉是精神质的积极影响因素,父母的情感温暖理解是说谎因子的消极影响因素。

这一发现和黄树香研究发现(父母的惩罚严厉、过多干预保护、拒绝否认和神经质、精神质因子存在明显正相关)部分一致。

通过逐步回归分析发现,母亲惩罚严厉因子对大学生人格精神质因子回归效应显著,可以解释精神质因子变异的0.9%,母亲惩罚严厉因子得分越高,大学生精神质越明显。

母亲惩罚严厉因子和父亲过分干涉因子对大学生人格神经质因子回归效应显著,可以解释人格神经质因子变异的2.2%,β系数为正,母亲惩罚严厉和父亲过分干涉保护因子得分越高,大学生人格神经质表现就越严重。

母亲过分干涉保护因子对大学生人格神经质因子回归效应显著,可以解释人格神经质因子1.8%的变异量,β系数为正,母亲过分干涉保护因子得分越高,大学生人格外倾性越高。

父亲情感温暖理解因子对大学生人格说谎因子回归效应显著,可以解释人格神经质因子0.5%的变异量,β系数为负,说明母亲过分干涉保护因子得分越高,大学生人格说谎因子分越低。人格的形成受到内外各种因素的综合影响。

陈燕芬、张迪等人通过对在校大学生人格障碍的研究发现在校大学生人格障碍的形成与家庭环境、儿时成长经历和日常社交生活有关。父母在子女成长过程中担当着重要的角色,父母的角色行为对子女健康的人格发展具有重大的意义。

父母温暖理解的教养方式主要体现在爱护、关心、信赖儿女,他们会对子女态度和行为作积极肯定的评价,当子女向自己提出求助时,可以提供正确的引导和支持。

如果子女犯错,更多的是采取讲道理的方法,而不是采用惩罚、冷漠等方式,这样有助于子女更自信,自我认同更明确,进而促进子女积极健康人格的形成。

相反,父母惩罚严厉、拒绝否认、过多干预保护的教养方法,会强烈打击儿女的自信心,儿女会变得怀疑自己的能力,对待事情没有自己的判断,内心的冲动与父母的要求产生强烈的矛盾冲突,使子女更多的形成焦虑、紧张的人格。

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与人际关系障碍的相关及回归分析

人际关系障碍与父亲惩罚严厉因子存在明显正性相关,这一结果表明,父亲惩罚严厉的教育方法对大学生人际关系障碍具有积极作用。

即在父亲惩罚严厉教养下成长的大学生人际关系能力更差,甚至身心上会存在更为明显的障碍。在父亲惩罚严厉教养方式下成长的子女性格多内向、孤僻,内心的自卑和冲突让他们在与他人交往时较被动,不善于交谈。

通过逐步回归分析发现,父亲拒绝否认因子和母亲拒绝否认因子对大学生人际关系障碍回归效应显著,可解释大学生人际关系障碍11.7%的变异量。这一结果表明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对其人际关系障碍有较好的预测作用。

父母教养方式作为一种长期连续的刺激作用在子女身上,对子女的个性品质、思维方式、行为习惯、人际交往等都有重要的影响作用,纵使对象是已不再与父母居住的大学生,与父母接触的时间也不多,但父母对他们的影响已经根深蒂固。

精神分析理论代表者认为,消极被动的家庭教育方法是父母低人际信任水平在子女身上的投射,对子女的拒绝否认同时也是父母不相信子女能力的一种体现。

子女在这种长期的与父母不良的互动模式中习得了这种相处模式,使他们在面对人际交往中有些束手无措,造成人际关系障碍。

大学生人际关系与人格的相关及回归分析

由pearson相关分析可知,精神质、外倾性、掩饰性与交流方面困扰程度呈显著负相关,交际方面困扰程度与人格四因子均呈显著正相关,待人接物困扰程度与精神质、神经质呈显著正相关,掩饰性和与异性交往困扰程度呈显著正相关。

这一结果说明,性格更外向,做事易冲动、情感细腻、易紧张焦虑的大学生,与他人交往时考虑因素更多,更感性,其人际关系困扰更严重;而精神质因子的大学生性格更孤僻,不爱与人交往,主张我行我素,故受人际关系困扰程度就较轻。

精神质、神经质和外倾性因子均对大学生人际关系存在显著的回归效应,可以解释人际关系7.5%的变异量。β系数为负,说明精神质因子分数越多,大学生人际关系分数越少,人际关系方面的困扰愈少。

β系数为正,说明神经质、外倾性因子得分越高,大学生人际关系得分越高,人际关系困扰越严重。人格是一个人以基因遗传做为基础,成长过程中与环境互相影响而构成的一种较稳固不变的特异的心理行为模式。

人格的特性决定着一个人的行为模式和应对策略,同时也决定着一个人对人际关系的处理方式,性格更外向、待人热情、易冲动、紧张程度高、易怒的大学生,在人际交往中,内心冲突更强烈,在与人交往中,考虑更多,处理方式更感性。

大学生人格在父母教养方式与人际关系障碍之间的中介作用

通过中介效应检验发现,神经质因子在父亲拒绝否认与人际关系障碍的中介效应不显著。这表明,人格在父母教养方式和人际关系障碍间不存在中介效应。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