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潮中的孕产妇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燕

在丈夫测出来新冠抗原阳性的一瞬间,已经怀孕23周的孕妇李琰迅速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人收拾好东西搬去了家里闲置的另一套房子里。虽然抛下已经开始有发热迹象的丈夫看起来有些“不人道”,但是在家里缺少药物的情况下,保证怀孕的自己不受感染成为了当务之急。

目前,全国各地正在渡过或已经渡过感染高峰,疫情冲击下,孕产妇面临的情况更为特殊。用药的局限性、就医的不便利以及不适症状带来的一些衍生问题,无疑让孕产妇“谈阳色变”。

买退烧药难,买孕妇用退烧药更难

在发现丈夫抗原变阳之前,由于居住地太原的疫情管控政策,李琰已经几乎一个月没有出过家门。尽管已经做好了各种防控措施,但最终李琰也没有逃过“变阳”的命运。作为一个经历过多次胎停的孕妇,李琰对于千辛万苦才怀到现在的这一胎格外重视。在体温上升到39℃以后,明显感受到胸口闷痛的李琰最终决定,去附近一家三甲医院看急诊。

出乎李琰意料的是,等候在发热门诊的病人要比想象中多得多,过道拥挤到几乎站不下人,接诊的医务人员却仅有两个。在医院等待了近6个小时后,李琰终于做上了B超和心电图检查。检查结果显示由于高烧,她和腹中的胎儿都出现了心率过快的情况。产科医生对她表示,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把温度降下去,可尴尬的情况是,当时该医院只有布洛芬一种退烧药物。

作为常用的解热镇痛类药物,布洛芬虽然对于退烧有效,但对于妊娠期的孕产妇来说却存在一定的风险,说明书上也明确标注着孕妇禁用。在此前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乔杰曾建议,孕产妇如果出现发热的情况,可以采取物理降温或者孕产妇可以用的中药来对症治疗。如果超过38.5℃,可以选用对单一配方的对乙酰氨基酚进行治疗。

与一般患者可以选择多种退烧药物相比,用药的局限性使得孕产妇在面临感染冲击时面临更大的药物短缺困境。在李琰所在的本地孕妇群里,哪里可以买到对乙酰氨基酚是最常被提及的话题。李琰感染的时间正值12月中下旬的高峰期,全国各地普遍出现了退烧药物紧缺的情况。在社交平台上,一颗单方对乙酰氨基酚曾被叫出近百元的转让“天价”。

作为感染新冠病毒的主要症状之一,发烧对于孕妇和胎儿的风险很大。山西太原一家三甲医院的生殖科主任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在针对孕妇进行临床诊治时,对于发烧是否严重主要有两个判断标准,第一是体温是否已经高于38.5℃以上,第二是高热的情况是否已经持续了48小时。

“孕期持续高热会对胎儿发育产生一定影响。孕早期高热,会导致流产、出生缺陷的风险增加。如果是发生在孕中晚期,羊水温度过高也会导致胎儿缺氧,出现早产或者胎死的情况。” 该医生解释道。

另一个让孕产妇避之不及的症状则是咳嗽。对于孕妇来说,剧烈咳嗽带来的腹压变化也会增加胎盘脱落甚至早产的风险。对于剖腹产的产妇,咳嗽更是痛苦的体验。两周前刚刚进行了剖腹产手术的高钰告诉记者,自己是在产后三天确诊感染的。相比起发烧,更让她苦不堪言的是持续了快一周的咳嗽。对于伤口还没有完全康复的她来说,每一次咳嗽感觉“五脏六腑都扯在一起疼,眼泪忍也忍不住”。因为选择母乳喂养,医生建议她少服用药物,“实在忍不住咳嗽的时候,就拿双手捂着肚子尽量减少震动。”

产检:阳的做不了,阴的做不上

对于还没有被感染的孕妇来说,这波疫情冲击对她们最大的影响是原本按部就班的产前检查被打乱了。一家三甲医院的产科医护人员告诉记者,在疫情管控放开之前,每天在产科门口等待就诊的孕妇有上百人之多。最近的一段时间,就诊人数出现了大幅下降,有时候一天还不到10个人就诊。

“阳的来不了,阴的不敢来。”该医护人员对记者表示,最近这一个多月里,产科取消挂号和检查的数量明显上升。目前前来就诊的产妇,要不是已经“阳康”的或者正在“阳”需要就诊咨询,要不就是有必须要做的检查不得不来。

疫情的冲击同样也波及到了产科的医护人员。在李琰就诊的医院产科门诊,原本每天有5个医生出诊的产科在12月底的时候缩减成了每天1个,检查也同样受到了影响。在确诊感染的那一周,李琰原本约好了俗称为“大排畸”的B超检查。抗原转阴后,她第一时间致电医院再次进行预约,却被工作人员告知B超目前全部暂停了,因为产科B超室的医生“没有人不在发烧”。

李琰告诉记者,产检的大部分项目都有一个窗口期,不同的时期需要进行不同的检查。“大排畸”检查的时间一般是在20-24孕周进行。因为她所就诊的医院产科相对比较热门,该检查需要至少提前两月预约,而护士一般会安排在23周的时间来进行此项检查。由于感染的原因,自己在转阴的时候已经超过24周,眼看就要错过检查时间。对此,护士只能建议她,赶紧去别的医院问问哪里还能排上检查。

上述三甲医院的产科医护人员对记者表示,感染高峰确实对产科、乃至整个医院的人手安排都产生了一定影响。尤其是无痛分娩,由于麻醉科人手极为紧张,仅有的生力军更要保障常规手术的顺利进行,分配到产科的医生尤其不足。目前她所在医院的要求是,只要没有发烧到38.5℃以上,能照常到岗还是建议坚持工作。“尤其是产科,孕妇产检可以等,有发动迹象或者高危产妇却是等不得的。”该医护人员说道。

对于临产的产妇,目前大部分医院已经不再要求有核酸检测结果才能入院待产,与此同时,各个医院产科也加强了防控措施,将待产产妇根据实际情况分为了不同病区,但记者从多家医院处得知,交叉感染的情况仍然很难避免。

交叉感染的情况不仅出现在产科病房里,月子会所同样也是“重灾区”。

在入住北京一家月子会所半个月后,陈琦被告知同一楼层的其他产妇中出现了新冠感染者,而且负责自己和孩子的一对一护理人员也出现了发烧的迹象。由于人手紧缺,月子会所暂时调配不到人员来照顾她们,建议她选择退费回家。月子会所同时表示,如果她选择继续居住,在找到合适的护理人员之前,只能由她自己独自来照顾孩子。最终,陈琦选择决定提前与月子会所结束服务,带着孩子一起回家。

在社交平台上,有不少产妇发帖称自己所在的月子会所出现了感染的情况,被波及到的不仅有产妇、护理人员甚至有新生儿感染。对于这些新手妈妈来说,相比较感染后出现的不适状况和缺乏照顾的情况,更让她们担忧的是孩子的健康。

随着全国主要城市的感染高峰慢慢过去,目前医院产科门诊和检查也在逐渐恢复正常。即便如此,前期积压的就诊和检查需求仍然对医院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上述三甲医院的产科医护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她所在的医院的部分检查项目仍然处于暂停的状态,主要在消化前期因各种原因推迟的检查。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出现的名字李琰、高钰、陈琦皆为化名)

责编 | 姚坤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