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教高考新规定 打开中职新赛道

大家好,欢迎来到锦鸿博客,我是博客的博主,在这里你将收获丰富的育儿知识,海量正面教材,孩子早教要从小抓起,为您分享大量育儿经验,下面开始我们的分享。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指出,“完善职教高考制度”“扩大应用型本科学校在职教高考中的招生规模”。这为职教生拓展升入本科的新赛道提供了政策遵循,职业教育向着与普通教育同等地位又迈进一步。

持续拓宽上升通道,增强职业教育新赛道的吸引力

笔者在调研中发现,中职缺乏吸引力的重要原因是学生就业后学历门槛低。当前,我国新增劳动力受教育年限已达13.8年,相当于大专学历。2021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57.8%,进入普及化阶段。2022-2023年高校毕业生皆超1000万,基本占到我国城镇新增劳动力的绝大部分。如果没有校企合作的定向就业渠道,中职生很难摆脱毕业即失业的困境。中职作为技能人才培养主体已难以适应智能制造产业转型升级新需求。我国工业机器人、重点科技产业对本科层次技术技能人才需求激增。工业4.0时代,德国提出扩大高等职业教育和双元制高校课程规模,英、法等国也在大力发展高等教育领域学位学徒制。拓宽中职-应用型本科上升通道,提升职业教育层次,是世界各国解决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供需矛盾的新路径。

虽然本科层次职业学校已面向中职招生,但目前职教本科全国仅32所。2021年,我国普通本科学校1238所,其中约80%是应用型本科。山东职教高考本科招生计划从2012年的2600人增加到2020年的1.5万人,报考人数从近4万增加到15万多。上海有20多所应用型本科在职教高考中招生,报考人数每年增加。职业教育作为新赛道的吸引力日益增强并开始向源头辐射:2022年中考上海部分中本贯通中职校录取分数线高于区重点高中。拓宽中职升本科通道,有助于从源头吸引更多优质生源,形成人人成才“立交桥”。

《意见》指出,“支持高水平本科学校参与职业教育改革”。教育部日前确定一批国家级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培训基地,在170所高校名单中囊括了北大清华等几十所高水平本科学校,为打造职业教育“良匠之师”提供有力支持。建议高水平本科在紧缺技术专业开放一定比例面向职校招生,探索“中本研”贯通培养体系,让职业教育从源头上吸引真心热爱技术、有志于技术报国、动手能力强的创新型人才。

健全职教招考办法,完善“技能 素养”招考导向

针对应用型本科适合扩招的技术类专业较少、短期建设困难、职教高考易出现“应试”倾向等问题,笔者建议:

第一,省级统筹规划应用型本科的扩招专业和规模,防止仅依据应用型本科现有专业盲目扩招或盲目跟风高水平本科热门专业扩招。建议各省根据本地产业发展规划特点、教育部印发《职业教育专业目录(2021年)》所设置19个专业大类,为考试专业分类,把规划专业大类和专业群作为扩招前提,重点考专业基础知识技能和迁移能力,学生考上后可选择细分专业。

第二,通过贯通培养,完善应用型本科扩招专业教学标准。鼓励开展应用型人才培养“中高本”一体化设计的贯通培养。上海、山东在探索扩大职教本科招生规模的同时,探索分段式贯通培养,在适合专业开展“3 4”中职-本科、“3 2”高职-本科的贯通培养。同时,以职业能力递进培养为主线,一体化设计职业教育不同学段课程,形成覆盖各主干专业的课程衔接体系,为应用型本科在职教高考持续扩招奠定基础。

第三,明确“职业技能”考试所占比重并探索关键职业素养考试办法。各地职教高考“职业技能”占比差异大,有的地方重文化轻技能开始陷入应试内卷。建议明确规定“职业技能”考试适当占比。据对上海企业职工调研,当前职工群体最缺乏的不是理论和技术,而是自主学习、创新、责任心、质量意识、沟通等关键职业素质。世界经济论坛报告《未来学校: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定义新的教育模式》提出,人工智能时代要注重培养自主学习、创新创造、人际沟通等关键能力。建议“职业技能”考试内容除专业基础理论、职业操作技能外,在面试环节增加对关键职业素质的考核,在高中阶段学生中建立统一的综合素质评价平台,以强化“素养”导向。

产教融合常态化,提升应用型本科专业吸引力

深化产教融合是提升应用型本科扩招专业质量、适应性和吸引力的关键。针对专业设置与市场需求错配、人才培养模式实践性不足、优质实践师资短缺等问题,笔者建议:

一是紧跟地方产业转型升级新需求,快速更新专业设置。笔者在调研中发现,有的地区先进制造业急需的新能源技术、智能网联技术、自动驾驶等专业开设很少,而飞机制造、船舶制造、汽车制造领域毕业生已供过于求。建议紧跟区域经济发展新变化设立应用型本科扩招专业学科群,注重平衡人才培养周期长与市场需求变化快的矛盾,缩短招生专业的更新周期。

二是采取学徒制、三元制等产教融合新模式。日前,教育部等五部门联合启动实施“职业教育现场工程师专项培养计划”,面向紧缺的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岗位,以中国特色学徒制为主要培养形式,预计到2025年累计培养不少于20万名现场工程师。如果政策落地,则可引导企业把学徒工培养与职校生培养贯通起来。德国近年探索“三元制”人才培养模式。“三元”不仅指职校、企业、高校三个学习场所,也指毕业生获得的三种学位/资格——技师资格(如满师资格)、师傅资格、学士学位。该模式主要用于培养眼镜验光师、烘焙师汽车机械电子工业技师等“手工业管理”人才。学生同时在高校学习企业管理专业、在职校和企业培训某一手工业职业(如木工、工厂机械师、汽车机电一体化工人)。应用型本科可借鉴德国三元制,主动对接地方产业优势资源和人才培养需求,联合手工业技能大师工作室和高职院校,为绝技绝活、非遗传人等手工业者提供“手工业技术 企业管理”的三元制课程,为乡村振兴所需的“新农科 企业管理”复合型人才定制三元制课程。

三是联合技能大师工作室构建产教融合人才培养基地。近年来,人社部在全国累计建设1196个“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建议把促进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纳入技能大师工作室建设的重要考核指标并予以奖励。应用型本科应瞄准龙头企业、联合技能大师工作室,与高职合作承担“现场工程师”等人才培养项目,让学生基于企业真实难题开展毕业设计,参与企业技术技能人才承担的科研项目攻关,所获科技成果通过技术转化中心服务企业和区域发展,形成产教研用融合发展的新生态。建议成立国家层面“职业教育与培训协调小组”,与现有的国务院职业教育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一起,为深化产教融合提供有力协调多部门的制度保障。

(作者:翁文艳,系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干部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